風時使用了一鍵爆衣。【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我們這就開始進行今天的格斗訓練吧, 艾文!”

    “先生,請等等,”艾爾文斯解了兩粒紐扣, 動作停下來, “我這里還有疑問。”

    風時好餓的︰“什麼啊你快說。”

    “就是您在另一邊的事情, ”艾爾文斯問道, “今天究竟發生了些什麼?您最初的語氣很急切, 是遇到了什麼危險嗎?我在這邊都快要擔心死了。而且事後您還遮遮掩掩的,不願意和我說。”

    “就是魅魔的事情啦!”風時已經站了起來,“快, 快來訓練。”

    “您在撒謊,先生,”年輕的精靈仰頭看著他,沉碧的眸子深邃得像是月下的幽潭,“說起魅魔您可沒有遮遮掩掩,而是坦蕩極了。所以, 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樣的?告訴我。”

    風時︰“…………”

    不,他不想翻車。

    “我最初以為您所在之處, 是一片黑暗寂寥的地底世界,除您以外再無他人, 只有邪魔在肆虐,而如今看來, 顯然並非如此。”

    艾爾文斯自顧自地說︰

    “黑暗精靈們的事情就不提了。且說您帶來的其它的那些食物。甦醫師已經做完了檢測, 他告訴我無論是取材還是工藝都來自古代,但它們新鮮得就像是今天才剛剛做出來。

    “經過特別處理的儲物空間是可以長久保存食物沒錯,但倘若它們真的是儲物空間里的存貨,您又怎會為了獲取它而在路上飛了幾天呢?

    “當時我問。你說這不是我該關心的問題, 那麼好的,我不再問。這是您辛辛苦苦為我找來的食物,我審問一樣追著您問個不停,未免也太失禮了。”

    說到這里,他停頓了一下,抿了抿唇,復又開口︰

    “但是今天,就算失禮,就算讓您討厭我,我也必須要問,先生,您究竟是從哪里得到的這些食物?您所在的另一邊,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世界?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好吧,”風時傾下了身,銀色的長發從雙肩垂落,“今天確實發生了一些事情,稍微有那麼一點危險,但是現在事情已經結束了,而且還收獲了對我們非常有利的結果,”他向他伸出了手,“所以,我們可以開始訓練了嗎,艾文?”

    “不可以,”艾爾文斯搖了搖頭,“先生您知道什麼叫听君一席話,如听一席話嗎?您這比一席話都還要過分!因為說了簡直就跟沒說一樣。”

    “可是我不想說嘛!”風時重新坐回到地上,拉起了他的手不停搖晃,“快來訓練!快嘛快嘛。”

    一邊說著,一邊把只另手也伸了過去,幫他去解紐扣。他好餓的,單純的抱抱能量漲得好慢,關鍵是還隔著衣服,還是把衣服脫了,摔摔打打運動起來漲的能量多。

    艾爾文斯扣住了他的手,不準他解紐扣。

    “你不告訴我,我今天就不訓練了,先生。”

    風時可憐兮兮︰“嚶。”

    艾爾文斯把他落下的長發掠到一邊,攬過他吻了吻他的額角,“嚶也不行。”

    “……好吧,”風時被他主動送上的這個吻稍稍安撫到了一些,但想要的也隨之變得更多了,想來想去靠進了他的懷里,弱弱地說,“我所在的那個世界,位于另一個時空。”

    “另一個時空?”艾爾文斯怔了一下,默默思索。既然導師是穿越時空而來,那些食物為什麼源自古代就有解釋了,不過,這麼說的話……

    “嗯。我平時是在地底世界。但這些天為了方便買東西的緣故,就去了地面上的人類城鎮。鎮子里的地下黑市在販賣奴隸,其中有一個黑暗精靈男孩,為了把他救下,就和他們打了起來,”本著多說多錯原則,風時盡可能簡單地說,“現在男孩已經被送回到了他的部族,大家都沒事,所以我就來找你了。”

    “這樣嗎?”艾爾文斯總覺得還缺失了些什麼,“魅魔呢?”

    “魅魔就是大家中的一員,我們一起救人來著,救完他就餓了,”風時說,“沒有問題了吧?我們是不是可以開始訓練了?”

    “不,先生,我還有問題,”艾爾文斯再次舉手,“您為什麼要去奴隸市場呢?是由于為了給我買吃的而花光了身上的錢,所以打算執行變成魅魔把自己賣掉然後再卷錢跑路的操作嗎?”

    “才不是!”風時大聲澄清,“我只是過去做一下市場調查。”

    艾爾文斯︰“……因為打算賣身所以先做市場調查,對嗎?”

    心髒在一陣陣地收縮。他把他的導師用力箍在了懷里,感覺到他的身體很單薄。

    “對不起,先生,積分的事我會自己想辦法的,您不要再為我花錢了。而且目前的這些食物也已經夠吃許多天了。”

    “不行!”風時想也不想就把他給拒絕了,“你不準超額訓練把自己的身體給搞壞!不然以後我怎麼辦。”

    年輕的精靈愣了一下,“先生……”

    “而且吃的東西不值幾個錢,主要是香水首飾之類的貴一點,”風時說,“所以你不要產生自責情緒,因為這不關你事。”

    “香水首飾?”艾爾文斯奇怪地問,“您為什麼要買這些東西?”

    “要送給一個女性朋友啦,”風時說道,“就是剛剛和你說過的這位健康管理大師。”

    “喔,那個魅魔嗎?”艾爾文斯點了點頭,然後抓住重點,“傳奇法師魅魔和健康管理大師魅魔……先生,話說您的朋友怎麼都是魅魔呢?”

    風時猛一個激靈︰“!!!”

    朋友都是魅魔當然是因為他也是魅魔了,讓艾爾文斯順著聯想下去這還了得,“當然是因為我顏控!”他危急之下果斷給自己增加了一個屬性,“我只喜歡和長得好看的人一起玩。”

    艾爾文斯︰“……”

    “您一缺錢就想賣身一定是被魅魔給帶壞了,”艾爾文斯教育道,“先生您是高貴的精靈!要多和精靈們一起玩。”

    “嗯嗯嗯,”某個虛假的精靈無比乖巧地一頓點頭,“今天認識了好多黑暗精靈,黑暗精靈都是黑皮美人!我回去就找他們玩。”

    艾爾文斯︰“…………”

    腦補了一下他的導師被一群黑皮美人環繞的場景,總覺得有哪里不對,他連忙重新教育,“您是光明精靈,要多和光明精靈在一起玩。”

    “光明精靈嘛……”

    風時認真地思考了一下,今天的事情說明,精靈們雖然高傲且排外,但是只要有合適的契機,也不是不能獲得他們的友誼,所以回頭他也許可以試試看能不能把今天的成功經驗在光明精靈們身上也復刻一下,“好誒!那回頭我就去找光明精靈。”

    艾爾文斯︰“………………”

    想想還是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先生您現在住在地下,離光明同族們很遠,對嗎?”

    “對啊,”風時說道,然後非常嚴謹地把艾爾文斯之前給他腦補的人設又抄了過來,“畢竟我要鎮守地底,好把邪惡的威脅及時消滅在萌芽狀態。”

    “所以先生您還是不要走太遠啦,”艾爾文斯溫柔而又體貼地說,“您看,這里不就有一個現成的光明精靈嗎?”

    風時︰“?”

    風時︰“艾文,你想讓我多和你待在一起就直說嘛。”

    艾爾文斯︰“……”

    套路慘遭看穿,年輕的精靈臉刷地一下就紅了,而且由于皮膚太白的緣故還紅得非常明顯,他試圖用發簾把臉頰給藏起來。

    風時從他懷里起身,扣著他的肩膀用力搖晃,“該訓練了該訓練了該訓練了艾文!”

    “先生,”艾爾文斯依然不為所動,並有理有據提出異議,“我覺得,我們今天還是不要訓練了吧?您剛和別人打過架,難道不累嗎?”

    風時︰“…………”

    累是小事餓是大事好不好!辣雞契主這事也太多了吧,還有完沒完了,他現在回去找西弗法爾還來得及嗎?

    年輕的精靈並不知道他的契約惡魔這會兒已經在回憶《當你想換一個契主》——卡羅琳著,他站了起來,接著說道,“之前我訓練量大的時候,您會幫我拉伸,所以如果先生不介意的話,今天換我來為您按摩一下,好嗎?”

    風時︰“?!?”

    那他可是太不介意了,當下便變出了一個毯子,一秒伏到上面趴好,發出熱情萬丈的聲音︰“好呀好呀。”

    為了避免對他的契主的動作造成阻礙,他現在連內褲都給爆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塊方巾松松垮垮地在後面搭著。完全沒有注意到,精靈的呼吸在這一刻都因之而短暫地停止了。

    艾爾文斯緩緩地在他的導師身旁跪了下來。

    奢美的銀發帶著一種星河的光感流瀉在光潔的背脊。起伏有致的曲線完美得無可挑剔。他的雙手帶著一種愉悅的顫抖輕輕放了上去。觸感溫潤如舊,宛若最上品的白玉。

    “先生,其實我沒給人做過按摩,”他把他的長發小心地掠到一旁,用發圈松松綁了一下,“是輕了還是重了,或者有什麼地方不舒服,您隨時和我說。”

    風時在下巴下面加了個小枕頭︰“嗯嗯嗯。”

    艾爾文斯把手放在了他的肩膀。稍微用力摁下去,風時的眼楮立刻彎成了一線,隱隱的水光在濃密的眼睫上閃爍,“好舒服啊——”

    艾爾文斯︰“……我都還沒有開始呢。”

    開始之後就更舒服了,風時立刻把西弗法爾丟到九霄雲外。作為地下城主,那玩意兒可能這麼伺候他嗎?不可能!肯定是不僅不伺候他,甚至還反過來要他伺候。所以還是他的小王子最好了。換契主什麼的不存在的。

    “先生,”他的契主一邊按揉一邊說,“您可以給我講一講有關您所在的那個時空的事情嗎?”

    “不可以哦。”風時和顏悅色地說。要知道講得越多越容易翻車,他今天已經講得夠多了。

    “……那好吧,”艾爾文斯說道,“那先生請答應我,以後再遇到危險,立刻就讓我召喚你,好不好?”

    “你這邊不是正在被家族給盯著嗎?”風時說,“那個尤金什麼的?”

    “他們無所謂的,先生,”艾爾文斯說道,而後又重復了一遍,“比起您的安全,這些都是無所謂的。”

    “好的,”風時答應,“如果我以後遇到危險,我會立刻喊你召喚我的。”

    “嗯呢,先生要說話算話。”

    艾爾文斯不再說話了。認真地給他按摩。風時喊他又增加了一點力度,舒服得都快要不知今夕何夕了。

    雖然精靈德魯伊對他使用了治療法術,但他覺得直到現在他才真正得到了治愈。不過有一點很可惜,那就是他的翅膀——他的翅膀被那些可惡的人類給打得好疼!如果能把翅膀變出來,讓他的契主也摸摸就好了。

    “先生!”

    年輕的精靈突然驚訝地喊了一聲,“您背上為什麼會突然多出來一個紋身呢?”

    “紋身……?!”

    邪冶的紋身圖案,漆黑中流轉著一抹神秘的幽紫,雕琢在漂亮的蝴蝶骨上,與冷玉色的肌膚對比格外鮮明。

    是雙翼的形狀,不過沒有羽毛的紋路,它看起來更像是龍類抑或蝙蝠的翅膀,但卻美得驚心動魄,帶有一種無可言說的吸引力,乃至于他的目光落上去,就再也沒辦法移開了。

    風時無聲地吸了一口氣。都怪太過舒服了乃至于有點忘形,一個不小心居然就把翼紋給放出來了!

    他趕緊又藏回去。

    翼紋消失不見了。但精靈的記憶卻不會因此同步得到刪除。他把手放在他的蝴蝶骨。

    “這是怎麼一回事,先生?”

    風時小聲︰“嚶。”

    他轉過頭來,楚楚可憐地看著他。然而艾爾文斯必不可能因為他看上去很可憐的樣子就把他給放過。不過,風時也並不指望他能放過自己,他只是拖延時間用來思考好現場編出一個解釋︰“我今天不是變成了魅魔嘛,這是變身術留下的一點後遺癥。”

    “……”

    年輕的精靈無力吐槽,並即刻選擇相信了他。修長的手指輕輕摩挲著翼紋的形狀,內心飛快地掠過一個他不敢捕捉的想法。那是一種隱秘的期待,他想要……

    “艾文,”他的導師不知何時已經翻身坐起,優美的頜線微微上揚,飽滿唇瓣湊在他耳畔,吐氣如蘭宛如惡魔的低語,“你想看看我變成魅魔的樣子嗎?”

    艾爾文斯雙手猛地攥起,“不不不,我……”他言語混亂地想要拒絕,但不知怎麼地就話鋒一轉,“可、真的可以嗎?我好好奇啊。”

    然後突然噎住︰“…………”

    他恨不得打洗這個過于誠實的寄己。還好他的導師並沒有因此而生氣——怎麼可能生氣,風時現在超開心的,這樣就可以給契主摸摸自己的翅膀了!

    “當然當然,我這就給你看哦。”

    魔法光塵閃過,風時的形象已經完全改變了。原本禁欲的長直發重新回歸成了妖嫵的大波浪,s形上揚的犄角流轉著沉奢的啞光,感來源于限制級作品的亮黑皮衣也重新出現在了身上。巨大的魔翼半攏著幾乎垂在地面,修長的小腿包裹著閃亮的長靴,綴著一顆飽滿桃心的狹長細尾在其後方輕輕搖晃。

    年輕的精靈那沉金色的羽睫有如翕然飛起的蝶翼般猛然震顫,擴大的瞳孔似乎是想要把他所看到的深深烙印在虹膜上。他的唇瓣無意識地張開,然後像是突然意識到了似的連忙舉起手來掩住,再然後又意識到了新的事情,以更快的速度又把手給放了下來。

    “先生,”他好歹喊出了一句意識清醒的話,“先生您快變回去!”

    “……哈?為什麼要變回去呀?我剛變過來,”風時不听,甚至還把一側翅膀遞到了他的面前,“艾文,你不想摸摸我的翅膀嗎?”

    艾爾文斯︰“…………”

    年輕的精靈維持著跪坐的動作,雙手交叉,以一種極為乖巧克制的動作放在自己身前,臉上浮起緋色,把頭轉向一旁,“不摸了,先生,您快變回去吧。”

    然而他的內心︰『好想摸好想摸qaq為什麼會這樣嗚嗚嗚我只是看了一眼而已就一眼!怎麼、怎麼就起來了啊啊這也太過分了吧!!』

    風時︰“………………”

    只是這種程度就反應這麼大真的好嗎?

    然而他會就此放過他弱小可憐而又無助的契主嗎?答案是當然不會!誰讓他剛剛就沒有放過他。今天他非要被摸摸翅膀不可,風時走到艾爾文斯身旁坐下,直接把一側翅膀給鋪開在了他腿上。

    艾爾文斯︰“?!”

    “艾文,今天我的翅膀被他們整個兒給打碎了,”風時可憐地看著他,漂亮的眼楮閃閃地蘊著淚光,“好疼啊。”

    “怎會……”艾爾文斯吃了一驚,“先生!”

    他連忙捧起了他的魔翼,不應出現的反應已是整個兒冷卻了回去。指尖小心翼翼如待珍寶般輕輕地撫過墨紫色的翼膜,把這側的翅膀細細地檢查了一遍,這才稍微松了口氣,“還好,看起來已經完全長好了,我這樣踫您還感覺到疼嗎?”

    “現在已經不疼了,畢竟我又不是真的魅魔,翅膀只是幻化出來的,可是當時好疼呀,導致這會兒都還殘留著一點不太舒服的感覺,”風時說,“所以艾文,你給我揉揉好不好。”

    “好的,先生。”

    艾爾文斯托著這側魔翼,從最下方尖銳的甲質開始,一寸地向上按揉過去。甲質部分堅硬且鋒利,呈現出尖刺的形狀,顯然不止是裝飾,更是魅魔的武器。然而翼膜傳遞給手指的感覺卻很柔軟,那是一種很特別的、帶著堅韌的柔軟,也許可以用來防御?

    風時愉快地闔上了眼楮。他感覺到年輕的精靈從下到上非常認真地為他揉完了一邊的翅膀,然後換另一邊。

    能量的滋潤帶來的愜意簡直無法形容,以至于他居然冒出了能讓契主這麼揉上一揉,今天的攻擊也沒有白挨的想法。然而他的精靈卻不這麼認為,“先生,”他又強調了一遍,“以後再遇到危險,就立刻讓我召請你好嗎?我現在實在太弱小了,這是我唯一能為您做的了。”

    “好的好的。”風時超乖地答應了。

    右側的翼膜處,所生成的能量突然因魔力的活躍而飛快地上漲。在他看不見的角度,金發的精靈帶著一種朝聖般的虔誠,在惡魔標志性的漆黑雙翼上輕輕落下一吻。

    『我悄悄地親一口,先生應該不知道。』

    他親完了就跑。哪想緊跟著便看見他的導師微微偏轉了一下身子,把另一邊的魔翼也送了過來。

    “還有這邊!要對稱。”

    艾爾文斯︰“?!?”

    他懷著狂喜亂舞的心情,在另一邊也落下一吻。風時舒適地抖了抖翅膀,向他轉回身來。

    年輕的精靈促不及防對上他的目光,明明已經取得了他的允可,但雙頰還是飛起紅暈。

    “那個……先生,”他局促地說,“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魅魔的翅膀!好大呀。我在這之前一直以為,魅魔的翅膀是那種小小的,很精致的……”

    一邊說著,一邊手忙腳亂地比比劃劃。

    “那種也是有的,”風時說,“作為最善變的種族,魅魔主打的賣點就是你喜歡的樣子我都有,你想看嗎?我給你變出來。”

    年輕的精靈內心瘋狂嚷嚷想看然而嘴上飛快地拒絕說不用了。再一次刷新了對自家契主虛偽的認知的風時︰“……”

    他從善如流地把翅膀給縮小了。

    翼尾的骨刺不再富有攻擊性,而是變成了純粹的裝飾。縮小到五分之一的翅膀展開在背後,墨紫色的光澤流轉著,是格外的精致與魅人的誘惑。

    艾爾文斯飛快地把雙手交叉到身前放好,低頭看看松了口氣,還好他這次控制住了。然後他試探著伸手,捉住了最近的那側翅膀。

    “嘶……”

    風時肩膀聳起,顫抖著吸了口氣。

    “先生?”

    “你知道嗎?魅魔把翅膀縮小往往是出于增添情趣的目的,”風時對他進行教導,“而這也就意味著,縮小後的翅膀對撫觸的敏感度與正常狀態是不同的……”

    “!!!”

    艾爾文斯嚇得趕緊放手。

    然而他放手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風時的翅膀再次受到刺激,他脊柱弓起,低低地吐出一口氣︰“……哈。”

    艾爾文斯︰“…………”

    年輕的精靈默默地把手交叉在身前放好。

    ……又來了,這還能不能行了啊!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是用魅魔本體在契主那里過了個明面的風小時感謝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妖言惑眾 20瓶;枕頭兒 10瓶;懶蟲的貓窩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他的支持,他超級快樂的!

    艾小文︰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