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 ”年輕的精靈迫切地說,“先生請您這就把翅膀收回去吧。【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好的呢。”

    魔法的光輝閃過,墨紫色的魔翼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同色的翼紋浮現在光潔的後背上。

    艾爾文斯看了一眼, 連忙闔上眼楮, 心中默念清心靜氣清心靜氣, “先生您這衣服……居然還是露背裝。”

    “當然了, 作為魅魔就是要走性感風格呢。”

    艾爾文斯提出疑問︰“……話說您作為古代人這風格是不是也太前衛了?”

    風時︰“!!”

    居然又被抓到了bug,當下他果斷使用抄襲者秘技之反咬一口︰“你也知道我是古代人呀!有時間線在這里擺著,你應該說是現代設計參考了古代魅魔。”

    艾爾文斯︰“?!”

    竟無法反駁, “那好吧,”他說,又催促,“先生你變回原本的樣子吧,我還是看你穿正經衣服習慣一點。”

    “不,”風時無情拆穿, 目光穿過他交叉在一起的雙手向下方探尋,“你明明很喜歡我穿成這樣。”

    艾爾文斯︰“…………”

    船票飛碟什麼都好他要逃離這個星球, 快!

    “先生您快變回去,”他發出絕望的聲音, “總之快變回去。”

    風時不听不听,甚至還傾身過來試圖抬開他的手, “作為男性, 對魅魔產生想法是很正常的,我來幫你吧,艾文!”

    艾爾文斯︰“?!?!?”

    他沉碧色的眼瞳在瘋狂地震,叉在一起的雙手越發用力, “不要!先生您在說什麼……您知道您在說什麼嗎?”

    “我當然知道了,”銀發的魅魔抬起了頭,艷色的舌尖從唇隙滑過,“你現在正處于轉型的關鍵時期,剛才就已經嚇回去了一次,現在再強忍著不好,我這是單純在為你的身體考慮,你不要想多。”

    “不要,先生!”

    年輕的精靈雙眸里有璀璨的光輝在閃爍,羞恥得都快要哭出來了,“我不要!你別再說了。”

    “魅魔以雄性作為食物來源,故而在進化中形成了對雄性天然強大的性吸引力,”風時循循善誘,絕不輕易放棄,“所以不要自責,艾文,這並不是你的錯。”

    他攬住了他。如銀色的浪濤般漂亮的發卷蓬松貼在精靈的臉頰。隨後把手探下去,磁性的嗓音比海妖的歌聲還要更加悅耳,“來,我幫你。”

    “……”

    年輕的精靈沒有回話。在又強撐了兩秒鐘過後,猛地推開了他,隨後向盥洗室方向奪路而逃。

    房門在他背後砰地關上,發出重重的一聲響。

    被丟在地上的風時︰“?!?”

    不是吧,要不要這麼堅定啊!

    契主竟如此堅定對于他想要成為劍聖的夢想而言似乎是好事。但是。餓著肚子的他只是想要得到一點來自契主的體1液而已,他好難啊!

    風時委屈地揉了揉肚子。今天打的那場架能量的消耗實在是太大了,按摩按了,翅膀摸了,可是他還是沒有吃飽。現在契主還被他給嚇跑了。他待會兒要怎麼接著吃啊!

    艾爾文斯過了有一會兒才回來,而且回來了也不進來,而是就那麼站在外面。

    風時隱約听到他內心的聲音︰

    『要讓先生變回來,然後我再進去。』

    『可是……』

    可是這樣的話他就看不到了。他的導師下次變成魅魔給他看都不知要到什麼時候了。而且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還會有下次麼?

    銀發的魅魔拉開房門探出頭來。

    “艾文?”

    “先生!”艾爾文斯嚇得一個激靈,連忙把他給推回了訓練室里,自己當然也跟了進來,反手用力掩上房門,“你現在這種樣子,不要隨便出來啊!萬一再被別人給看見了。”

    “可是你剛剛那種樣子,不也出來了。”風時抬杠說。

    “剛剛我有用衣服擋著!先生……哎呀,”艾爾文斯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他背過身去坐下來,以手掩面,雙膝屈起,把頭埋了進去,幽怨極了,“快變回去,先生你快變回去。”

    “艾!文!你這樣子好可愛!”風時雙眼爆發光亮,蹲到了他身旁,“是跟蘑菇學的嗎?”

    艾爾文斯︰“……啊??”

    這話他要怎麼接。

    年輕的精靈最終選擇了不接,他努力地平靜了一下心情,但卻依舊不敢抬頭︰“先生您變回去沒有?”

    “沒有呀。”風時快樂地回答。

    “?!”年輕的精靈被他過分歡快的語氣給弄得愣住,“您為什麼還不變回去!”

    風時︰“你不是想看嘛。”

    艾爾文斯︰“……”

    他要哭了。真的。眼淚都已經在眼眶里打轉了,“先生我錯了,請您變回去,不要再這麼欺負我了。”

    “艾文!”風時興奮地說,“我們來演練一下那個吧!就是剛才我們說過的那個。饑餓的魅魔纏著你要你喂飽他,但這個魅魔同時還有遠大的理想!所以你要用正確的方法為他提供幫助……”

    一邊說著,一邊用雙臂環住了他,像是蝕骨的妖藤在往他身上纏。

    艾爾文斯︰“………………”

    好的。他現在知道他錯了。絕對不會和魅魔發生關系什麼的。如果那個魅魔,長相是他的導師的樣子……

    “先生!!”

    實在是忍無可忍了,年輕的精靈猛地翻過了身,用力把銀發的魅魔給摁在了地上,好讓他老實下來,“給我變回去!有你這樣的導師嗎?”

    風時︰“……嚶。”

    他的小王子契主已經炸毛了,並對他的導師身份提出了質疑。為了穩住金手指老爺爺的人設不崩,風時想了想,選擇舉手投降,“好好好,我這就變回去。”

    “快變。”

    艾爾文斯松開他,抬手掠了掠頭發。然而這時卻突然發現哪里不對,“等等!”

    “嗯?”

    風時不明所以地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然後寒毛猛地豎起。

    心心。他尾巴末端的那顆圓潤飽滿,墨紫流光的心心,就這麼落在精靈的身旁。

    ——甚至還在歡樂地搖晃。

    驚悚之下,心心瞬間停止搖晃。風時只想把它收回去,然而已經晚了,年輕的精靈猛傾過來按住了它。

    “嗯哈啊!”

    帶著體重的沖擊,這一按力道不小。風時覺得他可憐的心心都要扁了(雖說本來也是扁的),他發出短促的驚叫。

    “先生。”

    精靈的聲音是嚴肅的,他抓起了這顆巴掌大的桃心,讓那根細長的皮革質感的尾巴從食指與中指的指隙里穿過,確定它無論如何也跑不掉,“這是什麼?”

    “……尾巴,”風時的聲線都是顫的,“不準亂踫我的尾巴。”

    艾爾文斯在仔細研究桃心與尾巴的交界處,兩者像是一體的,完全沒有什麼縫隙,“這顆心心是你尾巴上自帶的?”

    “是的,”風時在另一邊扯著細長的尾巴,“快給我!”

    就像是在拔河。可憐弱小又無助的小心心因而承受了它所不該承受的壓力,風時泛出薄薄的汗意。他更難受了,“艾文!”

    但他的學生卻不像往日一樣听話。沉碧色的眸子循著那根細長的尾巴緩緩轉向他,不僅不給,甚至還把桃心向上舉了起來,“那先生,你給我解釋一下,這個心心,怎麼和你之前戴的飾品心心長得一模一樣呢?”

    風時︰“…………”

    最壞的事情總是會發生。看吧,果然被發現了!

    對此他肯定是要死不認賬︰“心心不都長那樣?!”

    艾爾文斯把手里的桃心用力抓住,捏了一捏,“可它不止外觀,就連手感也一模一樣。”

    風時︰“………”

    轉眼漲上了成噸的能量。是很好沒錯,但也太刺激了。霜雪色的臉頰泛起了醉酒色的嫣紅,晶瑩的水光連起了他濃長的眼睫,看上去就像是兩面由碎鑽堆砌的羽扇一樣。

    “……艾文,”他的話語幾乎連不成句,“你先、放開,然後我和你講。”

    艾爾文斯又用力捏了一下,這才放開。風時一把將他的小心心給搶了回來,護在懷里緊緊捂住,再不給他看,然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直接變回了精靈賢者的外觀。

    他坐在那里劇烈喘氣。精靈靜靜地看著他。

    時間在流淌著。許久過去,風時才說︰“哪里有一樣?你看錯了!”

    說著仰起了臉,臉上的表情是如此理所當然理直氣壯毋須置疑。

    “……?!”

    擁有高潔品性的精靈實在是被他的導師的厚顏無恥給驚呆了,“先生,”他說,“我的記憶力其實它不像你想象得那麼差。真的。”

    風時︰“……”

    風時︰“嚶。”

    艾爾文斯又重復了一遍,“告訴我這顆尾巴心心,為什麼和你的飾品心心一模一樣,先生。”

    “……是這樣的,艾文,”風時慫慫地說,“我這顆尾巴心心,是照著那顆飾品心心變的。”

    艾爾文斯听得愣了一下,“照著變的?”

    “對啊,你知道嗎?魅魔的尾巴其實是箭頭的形狀,”風時開始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所謂桃心形的尾巴實際上是後人基于魅魔糟糕的屬性展開的幻想!你就說,正常尾巴好好的怎麼可能會長出來一顆這麼漂亮的心心呢?”

    “……”艾爾文斯想了想覺得有點道理,“是這樣嗎?”

    風時瘋狂點頭︰“是的沒錯就是這樣!”

    “但是,”年輕的精靈又提出了新的疑問,“正常尾巴好好的居然會長出來一個箭頭也挺奇怪的。”

    “是、是起到固定作用啦!”風時繼續胡說八道,“這樣在一些復雜的地形活動的時候,魅魔就可以用尾巴掛住某些東西來固定身體!就像是攀岩用的爪鉤一樣。”

    “原來如此。”年輕的精靈看起來像是相信了他,但他的問題還沒有結束,“先生您為什麼要把尾巴變成心心啊?”

    “當然是因為我喜歡心心了!”風時違心地說,“而且心心尾巴的魅魔賣得要比箭頭尾巴的貴呢。”

    艾爾文斯︰“………………”

    女子口巴。

    他還是不要再把這個話題給繼續下去了。

    他回到風時身邊坐下來。風時下意識地往一旁縮了一縮。心有余悸地轉過頭來教訓他︰“魅魔的尾巴也是不可以亂踫的!听到沒有?”

    “听到了,記住了,對不起。”富有涵養的精靈態度良好地道歉,然後突然想起了些什麼,也轉過頭來教訓他,“所以,先生,現在您知道被人欺負的感覺了?”

    風時︰“……”

    風時向一旁偏過了頭︰“哼!”

    年輕的精靈唇角不自覺地開始上揚。覺得他的導師簡直可愛死了。然後突然想起一件事來,“先生,”他問道,“您今年多大了?”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風時呆滯了一下︰“哈??”

    “就是那個,我原本覺得,您從古時候一直守望到現在,年紀一定很大了,但現在卻得知,原來您是穿越了時空,”艾爾文斯問道,“所以先生,我很好奇您的年齡,您到今年是有多少歲了?”

    一邊說著一邊悄悄地想,也許他年紀並不大,並不能被稱作老爺爺。想著莫名地還有點開心。

    風時︰“?!”

    難道他要告訴他,其實他也剛剛成年嗎?

    不,不行,金手指老爺爺的尊嚴不允許被挑戰。但他又不能隨口胡謅一個很大的年紀。一旦具體到某個時代,如果契主的歷史學得好的話(看起來就學得很好的樣子),那他很容易就會翻車。

    還好之前的設定可以非常方便地拿過來用,風時作出沉吟思考的模樣,然後茫然地眨了眨眼楮,一臉遺憾地說︰“我記不得了。”

    艾爾文斯︰“……好吧。”

    這個話題到這里也就結束了。風時感受了一下能量。由于小心心慘遭揉躪的緣故,他現在已經差不多飽了,“又到了分別的時候,你送我回去吧。”

    “先生,”艾爾文斯又確定了一遍,“你那邊現在已經確定安全了嗎?”

    “安全了安全了,”風時歡快地說,“已經安全到不能更安全了。”

    在另一個時空,他的居所門前,某個血魔法師正在殺氣騰騰地等著。

    其實卡內基剛剛還沒有這麼殺氣騰騰。但這會兒突然有一種預感——具體他也說不出來,但就是覺得,這會兒風時應該快回來了。

    年輕的精靈卻並沒有念出放歸的咒語。

    他看著他,然後低下頭去,像是有什麼話想說。

    同時內心則是已經說了出來︰『好想讓先生留在這里再陪我一會兒。』

    然而听到了他心聲的惡魔就是如此地冷酷無情,“現在時間應該已經不早了吧?”

    “是的,先生,時間已經不早了,”年輕的精靈輕輕地說,“我今天晚上回不去了。”

    風時不由奇怪,“……為什麼?”

    “您看。”艾爾文斯點亮了終端。

    風時看了一眼,震驚地發現,原來現在已經入夜了,“今天怎麼這麼晚?!”

    “我一直在這里等你,先生。”精靈低下頭去,淡金色的長發遮住了他的表情,“f級管得比較嚴。現在宿舍那邊已經鎖門了。”

    風時怔了一下。

    “你不回去沒關系嗎?”

    “沒事的,當時我看回不去了就和桑里斯教官請了假,告訴他我練習了魔法,所以要在一個沒人的地方冥想,”艾爾文斯說,“桑里斯人很好的,直接就準了,只告訴我明天注意不要遲到。”

    “那今晚怎麼辦啊,艾文?”

    “我在這里睡就好啦,”艾爾文斯說,“您看這地板也軟軟的。”

    風時看了一眼光禿禿的訓練用地板。艾爾文斯起身把訓練用拳套拿了過來,用手綁帶固定在了一起,“這個應該可以當枕頭。不過有點髒。先生您對它也用一下清潔術。”

    風時︰“……”

    他把拳套放到一旁,從空間里拿出了一個枕頭。

    艾爾文斯驚訝,“先生您還隨身帶枕頭。”

    “嗯,因為去了鎮子里嘛,看到了覺得挺舒服的就買了,”風時道,“啊,這麼一說,給你買吃的所消耗的金錢的比例就更小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把枕頭找個地方擺好了,“不過只有這一個。所以我們要一起枕了。”

    精靈沉碧的眼眸不由震顫︰“一起?!”

    “你因為在這里等我所以才回不去宿舍,我當然要留在這里陪你睡了,”風時理所當然地說道,看他仿佛僵在了那里遲遲沒有動作,于是便問,“怎麼,不想和我一起睡嗎?”

    艾爾文斯一時竟說不出話來。還好他內心的表達能力並沒有受到影響。風時因而便听到了仿佛在彈幕一般的︰

    『想的想的當然想了。』

    『啊啊今天要和先生一起睡!』

    『完了完了怎麼辦啊天哪我不行了……』

    風時︰“…………”

    風時枕著枕頭躺下來。把身旁空出的位置輕輕拍了一拍,“那就來睡吧,艾文。”

    一邊說著一邊又爆掉了衣服,差不多飽了並不是完全飽了,他當然不介意趁著一起睡覺的機會再蹭吃一點。

    年輕的精靈除掉了鞋子,在他身旁慢慢地躺好,身體緊繃,動作僵硬。“您還是把衣服穿上吧,先生,”他說道,“不然睡著了可能會有點冷。”

    和f級的集體宿舍不同,私人訓練室條件非常好,有舒適的溫控。這樣的話即使是做劇烈運動也不會太熱。但如果是睡覺的話那就會感到冷了。

    “我倒沒事,”風時說,他好歹也是九等惡魔,不至于因為這點室溫的高低而感到不適,听艾爾文斯這麼說,便把之前用來充當衣服的魔霧變成了一方薄被,“進來。”

    艾爾文斯紅著臉拉過被子,把兩人都給蓋住了。

    “還有枕頭,”風時說道,“就枕那麼一點兒!待會兒睡著了就滾下來。”

    “嗯嗯,”艾爾文斯小心地往他這邊靠了一點,“好了。”

    風時看著他挪動的需要用毫米計的那麼一點點距離︰“……”

    當下干脆攬住了他的肩膀,強制他靠了過來。

    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冷銀與淡金的長發匯成閃閃發光的奢美溪流,清幽的香氣交織撲灑在臉上。年輕的精靈闔上了眼楮,不敢和他的導師對視。

    今天他在這里等了這麼久。有過委屈也有過焦灼。可是在這一刻,這些情緒全數煙消雲散,只剩下濃甜如蜜在心間流淌著。

    “忘關燈了,艾文。”

    “我去關我去關。”艾爾文斯就要坐起來。

    “不用了,”風時按著他,“開關在哪?”

    他找到了開關。用魔法把它給按下了。

    房間陷入黑暗。是完全的黑暗。因為這只是個小型的訓練室,沒有設置窗戶,故此無法透進來光線。但風時擁有黑暗視覺,雖然看不出顏色。艾爾文斯隨著血脈的覺醒,也擁有了在黑暗中視物的能力,但目前比起他來還是要差一點。

    “好大一面鏡子啊,先生。”

    “是呀是呀。我就是因為這里有鏡子才留下來陪你的,你一個人睡在這里會害怕嗎?”

    “怎麼會,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艾爾文斯不假思索地說。說完立刻就覺得以後在說話前還是應該好好地思索一下。如果他表示害怕,那麼就可以理直氣壯地鑽進他導師的懷里了……反正哭都哭過了,沒什麼好丟人的。

    風時︰“……”

    風時默默地把他攬到了自己懷里,“有一種說法是睡覺的時候對著鏡子不好。因為這樣會容易遇到鬼。”

    “是真的嗎,先生?”

    艾爾文斯問道,非常希望他說是真的。這樣的話他就可以理直氣壯地貼得更緊一點了。

    “我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風時認真地問答,“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一般的鬼絕對打不過我。”

    畢竟他可是惡魔。

    年輕的精靈被他的回答給逗得笑了出來。雖然理不直氣也不壯,但還是假裝成怕鬼的樣子在惡魔的懷里貼得更緊了。

    還把頭埋在了他的頸窩。

    風時︰“………”

    這一下風時也被逗笑了。

    空氣安靜下來。“先生,”精靈在黑暗中輕輕地說,“我好喜歡你啊,先生。”

    “哪怕我變成魅魔你也喜歡我嗎?”風時嚴謹地問。

    “喜歡。”精靈毫不猶豫地回答說,同時他的內心則給出了另一個答案,『還更喜歡了。』

    然後猛地一下就警惕起來︰『不能想不能想!!』

    接著開始不停地念清心靜氣清心靜氣。現在他就在導師懷里,一旦有什麼反應就會非常明顯。所以一定要清心靜氣。

    風時︰“…………”

    其實你不用清心靜氣的,真的。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是慘遭抓獲還被壓扁的小心心感謝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畫畫的rapper愛讀書、肚子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嘻嘻 20瓶;灰貓 10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它的支持,它會努力鼓起來的!

    風小時︰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