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努力過後, 艾爾文斯成功地清心靜氣。【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先生,您的魅魔形態真的好漂亮,”他冷靜地說, “但是您以後不要再變成那樣了好不好。”

    “為什麼?”風時發現矛盾之處,“你剛剛還說喜歡。”

    “是很喜歡,但是、但是……但是會對我造成影響!”艾爾文斯開始結巴,“比如在訓練的時候你變成這樣, 我就沒辦法專心訓練了。”

    “你說得有道理,”風時表示贊同,畢竟他也很擔心被別人影響到出劍的速度, “我不會在你訓練的時候變的。”

    “我做其他的事情的時候也不要變。”艾爾文斯想了一想, 記起他的導師那強大的情商, 于是連忙又補充說。

    “總之也就是不要再在你面前變對嗎?”

    “也不要在別人面前變啦!”艾爾文斯再次補充,並劃重點強調, “如果您想變, 還是在我面前變好了,不要在別人面前。”

    “……這實在是太難理解了, ”風時疑惑地問,“你為什麼還要去管別人?”

    艾爾文斯︰“……”

    啊啊這還用問嗎!

    “先生, 您的魅魔形態實在是太漂亮了, 別人會對你產生不好的想法,”他費力地解釋道,“我不想讓別人對你產生不好的想法。”

    “所以只準你來產生不好的想法嗎?”

    艾爾文斯突然噎住︰“…………”

    救命啊這話他要怎麼接啊!

    “先生,對不起,我不該對您產生不好的想法。但是我會克制住自己,忍住不去冒犯到您。可是,別人就不一定了, ”他說,“先生您可能還會因此陷入麻煩之中。”

    “沒事的,”風時自信地說道,“我解決麻煩是很專業的!”

    “可是從源頭上避免麻煩不更好嗎?”

    “不好。”風時說,畢竟他的魅魔才是本體,讓他不變成魅魔是不可能的。

    “那,”年輕的精靈咽了口唾沫,退而求其次,“您能讓衣服把身體多遮住一點嗎?”

    “不能,”風時再次拒絕,“我就喜歡這一套外觀。”

    “……好吧,先生,好吧。”艾爾文斯說,“如果以後遇到了危險,就讓我立刻召喚您。”

    風時這次答應了,這句話他今天已經答應了好多遍︰“好的。”

    他的精靈不再說話。風時通過讀心外掛,發現他似乎有點不開心。但他終究也沒有表達他的不開心,而是伸手過來抱住了他。

    這讓他稍微有點意外。

    “我不介意別人怎麼看我。或是看到了之後又會怎麼想,”他淡淡地說,“但是,有些事情我只允許你做。”

    精靈倏然抬起頭來。漂亮的眼楮在黑暗中也流溢著神彩。

    “為什麼?”

    “因為你是我的……”

    風時猛地打住。

    一個不小心,差點兒又把“契主”兩個字給說了出來。他想起卡內基對艾爾文斯的稱呼。于是趕緊轉口︰

    “——因為你是我的小王子呀。”

    他的小王子重新開心起來,在他懷中幸福地睡著了。

    風時看著他,也開始想睡覺,而且是可以提升等階的那種睡覺。不過,他可是好不容易才差不多吃飽……如果能一邊消耗一邊補充就好了,風時如是想道。

    但他的契主身上穿著的衣服阻礙了他獲取能量的速度。風時思考。從之前的撫觸得到的數據上來看,同等條件下,以本體形態進行接觸,能夠得到變身形態更多的能量。而且,他還可以……

    這是一個非常大膽的想法。而且風時也勇敢地付諸了實踐。

    ……

    地底世界。

    冷風蕭瑟,幾片暗柳樹的落葉打著旋兒從眼前飄過。

    苦苦等待仿佛再也沒個頭了的血魔法師逐漸驚悚。

    都這麼晚了。風時居然還不回來!難道說……他留在他的小王子那里過夜了?!

    完了完了……因為餓得實在厲害,風時竟然也墮落了,如此一來,等他下一次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時候要怎麼辦?

    ——豈不就再沒有人能守護他們偉大的夢想了?

    卡內基在風時的院子里瘋狂地轉起了圈圈。

    但他終究還是懷著那麼一絲希望,風時作為堅強勇敢的物理職業,和他這樣弱小可憐的魔法職業不一樣,他一定可以堅持自我,堅守底線,也許會晚點,但最終一定會回來的!

    卡內基堅定信念。

    等他回來,他……他還是要把他給鯊了!

    哼。

    不用想也知道風時這一波肯定在他的小王子那里吃得飽飽的。而辣雞西弗法爾就知道搞事業,害得他還在這里挨餓。

    氣死了氣死了。

    ……

    年輕的精靈次日被震動的終端喚醒,第一件事就是清心靜氣清心靜氣。

    但當他往他的導師那里看去一眼,就完全無法清心靜氣了。

    他的導師又成了魅魔的形態。

    而且這一次的魅魔形態還和之前不一樣……更確切地說是外觀和之前不一樣。那套亮黑的皮衣並沒有遵照他的建議變得禁欲了起來,而是……而是整個兒都不見了。

    簡單來說也就是處于身上完全沒有一件外觀的狀態。

    艾爾文斯目瞪狗呆。

    他一動也不敢多動。只想快點清心靜氣下去。身體在這時得到了空裕去感知到其他的東西,他意識到下面的觸感似乎和昨晚不太一樣。于是連忙轉眼看去。

    不再是泡沫地板了,而是柔韌的有著一定厚度的墨紫色翼膜。是魅魔的一側的翅膀,平平展開,鋪在了他的身體下方。艾爾文斯呆了一呆,又一點點轉看向上。

    另一側翅膀半攏著覆在了薄被的外面。他整個兒被魅魔圈進了他的雙翼。

    仿佛透著邪惡的妖冶的但又無比動魄驚心的誘人的獨佔欲。精靈的心田首先被秘密的竊喜給佔滿,然後方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了哪里不妙。

    恐怕一個不小心,他那里就會蹭到那半扇翅膀上。盡管還隔著一層被褥。

    他非常、非常努力地清心靜氣。

    不過近在咫尺的對面,銀發美人睡得很是香甜。呼吸綿長而又寧靜,濃密的眼睫就像是展開的羽扇。

    也許就算是蹭到,就算不隔著那片薄被蹭到,他也未必……

    年輕的精靈一個激靈。連忙在心中提醒那是他的導師。但這樣的提醒並沒有帶來什麼幫助。他驚悚地發現,它居然還起了反作用!

    他動用了莫大的意志力,這才克制住沒有把手探下去。

    呼——吸。艾爾文斯閉上了眼楮竭力把精神集中在呼吸上,好讓那些大逆不道的念頭被從腦海里清除出去。

    快點消停下來。不要害他遲到。還好他今天特意把鬧鐘定得早了一點。但即使是這樣,他一直這麼持續下去的話……

    不管怎麼說,他還是做到了。艾爾文斯長長地吐出一口氣,不再敢往他的導師那邊看。他稍微動了一動,突然又意識到他的枕頭上也有點異樣。

    往下看了一看,年輕的精靈直倒抽一口涼氣。是桃心——他的導師尾巴末端的那顆可愛桃心,不知怎麼地居然出現在了他的枕頭上——而且完全被他枕著給壓扁了。

    實際上這顆桃心本來就是扁形的,可是現在它更扁了,所以看起來胖胖的大了一圈。艾爾文斯覺得他心尖兒在顫。他慢慢地把頭抬高,看向對面那構成了一整面牆壁的鏡子。

    果然在那側臉頰看到了一片近似心形的壓痕。

    所以他是枕著這顆心心睡了一夜??

    年輕的精靈整個兒是懵逼的,心慌意亂地忙又低頭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還好。雖然襯衫的扣子全開了,下面的長褲還好好的。

    他僵在那里發了老半天的呆。實是想不明白他的導師為什麼睡著覺又會變成魅魔,而他又對變成魅魔的導師做了什麼。想著想著神使鬼差地又伸手把枕頭上的桃心戳了戳。這顆心心非常富有彈性,剛剛還是特別扁的樣子,可現在已經完全恢復正常了。

    銀發的魅魔被他這一指頭給戳醒了。

    白色蝶翼似的眼睫顫動著,妖孽的眼楮慢慢地睜開,而後像是意識到了些什麼,一把將心心扯了回來︰“艾文!你怎麼又玩我的心心?”

    風時憤怒地對他進行譴責,臉上的表情無辜而又震驚,就仿佛之前暗挫挫把心心塞過去的不是他似的。

    “對、對不起,先生,”艾爾文斯慌亂地說,“主要是您……您怎麼又變成魅魔了?”

    “因為你昨天夜里睡著睡著就蜷成了一團,一直在往我懷里縮,我想了想覺得應該還是太冷了,”風時淡定地說道,畢竟這一套台詞他可是早就準備好了,“但是我昨天打架把魔力耗空了變不出來舒適的被子,于是只好重新恢復魅魔形態,用翅膀把你給裹了起來。”

    “呃……原來是這樣!”

    艾爾文斯點了點頭,心下頓時充滿自責,他的導師這麼照顧他,他還玩他的心心尾巴!睡著的時候無意識也就算了,關鍵是醒過來了還故意去戳。

    不過,有一點還是讓他想不明白,“先生,變出來被子所消耗的能量,難道比變成魅魔消耗的能量還要多嗎?”

    “那當然了!”風時繼續淡定地拿出解釋,“成功施展魅魔變身術後,在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里都可以在魅魔形態與本體形態之間來回切換,不需要再消耗魔力,因為魔力在最初施展法術的時候就已經消耗過了。”

    事先準備妥當的回答成功地把他純良的精靈契主給糊弄了過去。艾爾文斯不再問了,只是催他︰“您快穿好衣服吧,先生。”

    風時一鍵換回了精靈賢者的外觀。

    “先生我去盥洗室洗漱一下,然後就要去跑早操了,”艾爾文斯說,“我現在送您回去嗎?”

    “好呀好呀,”不僅提升了很多還完全沒有消耗能量的風時歡快地答應道,“你這就送我回去吧。”

    “你那邊……”

    “我那邊已經很安全了!”

    他說得是對的。

    風時回到居所的時候,某個殺氣騰騰的血魔法師已經被他的地下城主給召喚走了。

    但他臨走之前,還是非常頑強地用淋灕的鮮血在風時門板上寫下了一行驚悚的留言︰

    “我一定會回來的!!”

    風時︰“…………”

    這台詞看著怎麼就這麼熟悉呢。

    他飛去找到了卡羅琳,把從鎮子里買到的香水首飾送給她。

    後者如今換了一套藍色系的外觀,墨藍璀璨宛如星空般的長發直垂到腰際,正在偌大的莊園里和一個英俊的高階血族搭訕。收下了他的禮物,美艷的魅魔大姐姐顯得很是高興,但還是把他給訓了一頓,嫌他一個人去地面上實在也太過冒險。

    “但是現在卡斯特羅協管坎貝拉鎮,還設置了直通傳送門,再去鎮子已經不再危險了。”風時抬杠。

    “還給我得瑟!”卡羅琳用力拍他肩膀,“坎貝拉那邊販奴的事搞得那麼大,西弗法爾遲早知道,用得著你上趕著去多管閑事?”

    然後又把他給教育了一頓,這次教育的主題是一個人冒險去地面上要是慫著一點也就算了,居然還搞事!

    接下來的日子就是輕松而又愉快的日常了,艾爾文斯由于營養跟了上去再加上每天鍛煉以及身體轉型,各項體能數值開始飛快進步,這讓他感到很開心,覺得一段時間之後升e級的綜合測試應該已經穩了;風時對此也很開心,覺得他以後的性那個福生活應該也跟著穩了……當然了他時刻謹記自己是要成為劍聖的男人,這樣的想法一出現立刻就被他給清出去了。

    某個擁有傳奇法師夢想的魅魔先生非常不幸地又撲空了好幾次,但最終還是成功地堵到了風時。考慮到他對自己那濃濃的感激之情,風時當場就拔劍了,但他隨即發現他錯了,因為卡內基這次是真的來感謝他的。

    ——甚至還帶來了一大堆的禮物!

    對此風時當然要表示︰“你是一不小心吃錯了什麼魔藥嗎,卡內基?”

    “不,我只是驚喜地發現,在經歷了這些天的磨礪之後,我的自制力有了非常顯著的提升,我的生活大概可以重新回歸正軌了,”卡內基說,他今天穿著的是那身玄色的法師長袍,從頭包覆到腳,優雅而又禁欲,“把劍放下吧,風時,雖然前些天我是真的想要干掉你。”

    風時于是把單刃長劍收回了儲物空間。畢竟以他出劍的速度如果想的話隨時可以再擎出來。“那麼,我想你應該不介意分享一下你這些天的經歷好給我做參考了?”

    “其實很簡單,”卡內基說,“我們的城主閣下一天天的只想搞事業,欲望非常淡漠,有的時候要隔好幾天才肯好好喂飽我一次。雖然我很想去外面收獲一些虛假的滿足,但除非我是愚鈍怪才會給一個超階實力的地下城主戴綠帽子。于是只好強行忍著,實在忍不下去了就扎扎你的小人什麼的,就這麼熬了一段時間居然好多了。”

    “???”

    風時听完頓時憤怒︰“你居然扎我小人?!”

    “這是重點嗎?當然不是,”卡內基也對他進行譴責,“我只是扎扎小人而已,又沒有真的詛咒你。”

    風時對他進行死亡凝視︰“……真的嗎,我不信。”

    “……好吧其實我詛咒了但不知道為什麼居然完全沒有效果,”卡內基承認,又用嚴謹的治學態度對他進行采訪,“要知道我都已經升到八等下階了,而你才九等中階,在等級存在明顯壓制的情況下,我的[惡血詛咒]居然對你沒有效果,你是做了什麼嗎?”

    “或許和我在劍上銘刻了戰爭之神的聖徽有關,聯系起之前還被傳授過神明的知識,我存在著一定的可能會是的神選,”風時回答道,而後又問,“而你又是怎麼做到在這麼快的時間里就晉階到八等的?”

    “如果你的食物來源等級高的話,那麼你能夠得到的能量也會更多,這一點你應該已經知道了。而我的新發現是,如果你讓高等食物來源成為唯一來源,杜絕其他駁雜來源對你造成影響,那麼你的提升速度就會得到額外的加成。”

    卡內基說道,“這和卡羅琳是相反的路線。她需要種類盡可能多的食物來源,獲取多種不同屬性的能量,以達到某種對于提升有利的平衡。”

    “原來如此,”風時已經拿出小本本,開始記筆記記筆記,“謝謝你的情報,卡內基。”

    “你要感謝的不止是情報,風時!這是我考慮到你的小王子所處的那個魔力貧瘠的時代與目前的身體狀態,為他精心調配的魔藥。只要按照卷軸上所寫的方法正確使用,便能夠有效地幫助他提升等階,且沒有什麼不利影響,”血魔法師說著又取出了一份卷軸,“這樣的話你就可以隨之提升晉階的速度了,我可不希望你的等階落後我太多。”

    “好的,”風時快樂地收下了他的禮物以及說明書卷軸,“我再次向你送上誠摯的感謝。”

    “……其實也不用這麼誠摯,考慮到你的情商……?是這個詞吧總之實在太低的緣故,我有必要提前說好,幫助你提升等階是出于希望你能成為一道額外保險的目的,這樣的話萬一我再次失控,還有你能夠再把我給拉回來。”

    風時︰“……我覺得你的情商其實也不是很高,卡內基。”

    “不管怎麼說比你好多了,”紅發的魅魔自信地說,“而且我還有一件事,你能把之前從我那里拿走的法術書和手稿還給我嗎?”

    “當然了,這些東西我留著已經沒有用了,”風時爽快地答應道,然後想起一件事來,“你能把你之前從我那里搶走的鑄劍材料也還給我嗎?”

    “不能,”卡內基誠實地回答,“因為那些材料我已經消耗完了。”

    風時︰“!?”

    風時停下了給他掏法術書的動作︰“我仔細想了一想你的法術書我留著還是挺有用的。”

    卡內基︰“……”

    卡內基︰“但是我日後還可以繼續為你的小王子提供那些魔法造物。”

    “好的,”風時立刻點頭,“我又仔細想了一想你的法術書什麼的又沒用了我這就拿出來給你。”

    “……你看吧我就說我的情商比你要高!”

    風時把法術書與手稿等還給了血魔法師,然後開開心心地就去見他的小王子了。

    “艾文,艾文你看!”他把卡內基的禮物一件件拿出來,鋪開在訓練室的泡沫地板上,“我朋友送了你好多的好東西!”

    “……誒?”艾爾文斯頭頂冒出問號,“為什麼會送給我呢?”

    “當然是因為他想要成為傳奇血魔法師啦。”

    “???”艾爾文斯頭頂冒出更多的問號,“他想要成為傳奇血魔法師和我好像沒什麼關系吧?難道我還能夠為他提供什麼幫助嗎?”

    “雖然你不能直接為他提供幫助,但是我可以為他提供幫助,而他知道你對我來說非常重要,”風時說道,“所以也算是間接的幫助吧。”

    年輕的精靈還是頭一次听說這種間接。唇角不由得向上翹了起來。他在風時身邊坐下,翻看來自血魔法師的禮物。

    這里面有很多奇奇怪怪的魔藥,還有一個打開的卷軸,其上寫滿了復雜扭曲、而又帶著一種猙獰觀感的文字,“這是什麼呀,先生?”

    同時已經展開腦補︰

    『丹藥……還有秘籍??在走完一段感情線之後劇情已經完全回歸套路了啊!』

    『所以,終于到了作為主角的我從老爺爺那里學習絕世神功的劇情了嗎?』

    『啊!這秘籍一看就很非常dio的樣子……』

    風時︰“…………”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沙雕,“這只是一份用地獄語寫的說明書而已,也就是我們……不對,是他們惡魔的官方語言。”

    他把說明書拿來掃了一眼,興奮地從滿地魔法造物中挑出了一個光華流轉的粉色晶體,“我們從這個開始用吧!艾文!”

    “這是什麼呀?”艾爾文斯接過這塊魔晶,隱隱感知到了神秘的魔法力量在指尖如吻舐般輕柔纏繞,不知道為什麼總給他以一種不祥的預感。

    “這是精靈專屬幸福魔晶!”風時舉著說明書,開心地念道,“‘少量吸收。可以給你帶來幸福。你先試試好不好用,如果好用的話我回去給我的精靈也用一下’——是來自朋友的委托誒!所以我們現在就開始用吧!”

    艾爾文斯︰“?????”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是精靈專屬幸福魔晶感謝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朝陽似我 30瓶;阿水 10瓶;深深淺淺、顧飛、沉舟側畔千帆過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它的支持,它會努力被用掉的!

    被暗挫挫塞過去的小心心︰搖搖擺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