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刮了兩日終于停,天上壓著厚重的雲彩,整個扶安城籠罩在一片陰霾中。

    馮宏達將算好的賬本鎖進抽屜里,回頭看著坐在窗前馮依依,手里正捏著一塊豆沙糕餅︰“你這丫頭,還真的把兩只箱子抬回來了?”

    昨日大房的事,自然到了他的耳朵里。雖說早料到這種事,但是作為長輩的他真不能去 隼礎> 艘皇攏 率親奘弦 煥戲蛉四媚笠徽笞印br />
    “本來就是咱家的,他們有錯,還得上趕著伺候他們?”馮依依低頭,掌心中擺著紫(色)豆沙糕餅,一陣香氣鑽進鼻子。

    這餅是徐夫人早上做出,過程很是繁瑣,泡豆子,煮豆子,打泥,去水,加油糖一起炒,最後火候夠了,才用模具印出來。

    馮依依覺得現在提大房,是在破壞她的口福,尤其想起鄒氏那副嘴臉,便覺喉嚨堵得慌。

    馮宏達收了鑰匙,走到窗邊,坐去馮依依對面︰“爹又沒說你不對,這還把餅都撂下了。”

    從碟子里捻起糕餅,馮宏達送回馮依依手里。徐魁總是暗地里笑他,說他堂堂扶安首富是個女兒奴,他不反駁。自己一手拉扯大的閨女,難道還不能寵?看著女兒吃好的,穿好的,那不就是他勞碌的目的嗎?

    馮依依伸手接過,窗口透進的光映著臉蛋︰“爹,晌午後我得出去一趟。夫君要回魏州,我們去置辦些要帶的東西。”

    “什麼?”馮宏達濃眉一皺,“去魏州?”

    馮依依倒了一盞茶,雙手送去馮宏達面前︰“過年,也該去看看婆婆他們。”

    “不用,”馮宏達坐正身子,手搭在桌沿上,“他進了咱馮家,逢年過節是跟著咱的。再說,回魏州他自己就行,你跟著大老遠跑去,路上吃得消?平日你去趟城郊莊子,都不停喊累。”

    “昨晚我倆都說好的,信已經送去魏州。”馮依依徹底沒了胃口,糕餅送回碟子里。

    父女倆很少有鬧矛盾的時候,不多的幾次也是馮宏達先服軟。可是這次他鐵了心,不是他不疼閨女,而是對婁詔這個女婿,該收緊時就得收緊︰“說了,不成!”

    兩人誰也不開口,架在炭盆上的銅壺開了水,嗚嗚響著。

    馮依依瞅瞅坐在那兒,雕像一樣的馮宏達,嘴巴一癟︰“爹,我過了年就十六了。”

    馮宏達一怔,手不禁攥起,再看去馮依依時眼光有了些變化。他印象中那個整日拽著他衣角的小丫頭長大了,已(成cheng)人婦,可他還把她當成孩子。就像昨日,她能把兩只箱子給抬回來,大房那邊還沒有脾氣。

    女兒有自己的主意了。

    “依依,這樣好不好,”馮宏達軟了口氣,對著女兒根本沒辦法氣,“年節將到,他是來咱家的第一年,理當留在馮家。至于魏州,過了年去,怎麼樣?等婁詔回來,我同他說。”

    馮依依思忖一番,覺得有道理,何況她不舍得馮宏達獨自一人過年,那是最疼愛她的父親︰“我知道了。”

    馮宏達舒緩臉(色),盯著碟子︰“快吃,吃飽了上街才有力氣。”

    “分給爹一半。”馮依依把糕餅一分為二,一半送去馮宏達手里。

    馮宏達無奈搖頭,這女兒慣會討他歡心︰“你也不用亂跑,咱家那些鋪子里的東西就不錯,看好了跟掌櫃提一下,到時候一並送來家中。”

    僵硬氣氛過去,父女倆坐著說話。馮宏達不時抬手指兩下馮依依,笑著叱一聲“沒大沒小”。

    徐魁從外面進來,手里頭攥著一封信︰“依依也在?”

    馮依依盯著那信︰“徐叔,是徐玨來信了?”

    徐玨是徐魁的兒子,一年前從了軍,之後再沒回扶安城。

    “不是,”徐魁把信送到馮宏達手里,“是大哥的信,京城里來的。”

    “京城?”馮宏達琢磨一聲,接過信來拆開。

    他在京城並無買賣,那里復雜不願意沾染。要說來信,倒是有一個地方……

    微黃的信紙上只寫了短短兩行字,連個落款也沒有。馮宏達捏紙的手一抖,臉(色)瞬間變白,連著呼吸也凍住一樣。

    “爹,誰的信?”馮依依問。

    “哦,”馮宏達回過神,將那信紙三下兩下折疊起來收進袖中,“以前做過買賣的人,現在搬去京城,來信說了聲。”

    話說的簡單,可馮依依總覺得馮宏達剛才的反應太過異常,就像是被什麼嚇到。

    嚇到?她心里笑了聲,不可能,什麼事能嚇到自己的父親?

    “徐叔,你和爹爹聊,我去找嬸嬸學做點心。”馮依依起身,從衣架上取下斗篷。

    徐魁也是疼愛這姑娘,道︰“小丫頭貪吃。”

    “才沒有,”馮依依走在門前回身,“我是想以後開個點心鋪子。”

    屋里,兩個長輩聞言相視一笑,只當是姑娘家的孩子話而已,誰也沒往心里去。

    。

    馮家在城中不少鋪子,經營各種買賣。其實不用費什麼力,各位掌櫃就會把合適的東西拿出來。

    沒一會兒,馮依依就定下了要帶去魏州的東西,吩咐伙計們送回了馮宅。

    本來約好了婁詔,見著人還沒來,馮依依便帶著秀竹先去了全盛樓。

    全盛樓是一處茶樓,修得氣派,底下一層搭了台子,一個女子畫著厚重的油彩,正站在上面咿咿呀呀唱著。

    馮依依選了二層的包廂,走在過道上︰“听說這里新出了一種茶,甜的。”

    秀竹一笑,推開包廂的門︰“人家來這兒是听曲兒,小姐倒是沖著甜茶來。”

    馮依依也不在意,邊伸手解著斗篷的系帶,進到廂里的座上坐下。過了一會兒,伙計端了茶上來。

    一曲唱罷,台上上了一個老生,捋著一把長胡子,一步一踢腿。

    一旁座位上無聲無息坐下一人,以為是婁詔來了,馮依依笑著轉頭︰“你看那……”

    臉僵了一瞬,笑容瞬間消失。

    “看什麼啊?”來人對著馮依依笑笑,手里折扇一下一下敲著桌邊。

    馮依依冷了臉(色)︰“你來做什麼?這是我包的廂。”

    “說句話都不成?”孔深似笑非笑,不錯的面皮上,一雙眼楮帶著明顯的邪氣,“半年前,咱倆無緣成夫妻,那作為你夫君的同窗,也可以說說他的事。”

    听了這話,馮依依恨得咬牙。現在還記得孔家半是逼迫的求親。孔深的伯父在京中為官,孔家在扶安城又有勢力,也不知怎麼就盯上了她。馮宏達自是不願意,那孔家家風不正,孔深房里可是死過女子的……

    也就是那時,馮宏達說馮依依同婁詔有婚約,以此推(脫tuo),更是怕出事,倉促的為兩人成了親。

    “沒話說。”馮依依甩了個冷臉,便不再理會。

    誰知孔深臉皮厚,不客氣的為自己倒了一杯茶︰“我也是怕你吃虧,被人騙。你就不想知道婁詔在書院的事兒?”

    見馮依依不為所動,孔深嘖嘖兩聲,眉尾一挑︰“全書院的人可都看到了,一個姑娘來找婁詔,千里迢迢的,帶了一包衣物。為此,婁詔專門找老師請了一日的假。那姑娘看著和你歲數一般大,長得也好看,水鄉的女子水一樣溫柔。”

    馮依依握著帕子的手一緊,滑潤的甜茶此刻在嘴里變得發澀。

    “你不知道?”孔深玩著折扇,搖了下頭,“我以為婁詔同那女子一直書信來往,會與你說的。好像叫什麼,顏從夢?听名字就是一個美人,對不對?”

    台上,老生亮了嗓子,精湛的唱功了得,引來看客一陣喝彩。

    馮依依卻听不下去,抬手拍了下桌子,轉頭看著孔深︰“我們倆的事,不用你(操cao)心。你還是擔心下自己,靠著門路進的書院,始終不是真才實學!”

    孔深玩扇子的手一頓,身子站起前傾,雙手摁下桌面上,顯然被馮依依的話戳到痛處。她不就是說他不如婁詔嗎?

    “我就看看你哪天哭!”孔深鼻子送出一聲冷哼,邪氣眼中滑過陰毒。隨後,笑了兩聲出了包廂。

    馮依依握上半溫的茶碗,孔深的那些話到底是觸動到她。半年,雖說不長,但是婁詔在書院(發fa)生了什麼,她根本不知道。雖然知道孔深是故意的,但是他說的未必是假。

    那個去找婁詔的女子,叫顏從夢!

    “小姐,你別听他胡說,他就是氣你。”秀竹走過來勸著,雖然她沒成親,但是知道女子在這方面是在乎的。

    馮依依端起茶,沒滋沒味的喝下,不小心嗆了一口,咳了好幾聲。

    “走吧,不看了。”

    秀竹拿了斗篷給馮依依披好,心里把孔深罵了幾百遍。還有說的那些話,可是人話?

    從全盛樓出來,天(色)已經發暗,很快就會下黑,路上行人匆匆。

    馮依依站在避風的石階上,看著人群中走來的男子,一身風華,翩翩如玉。

    所有事情辦完,曲終了,好心情壞透,他才來。

    “要回去?”婁詔站在台階下,冷風掀著他的衣袖,話語總是那般清清淡淡。

    馮依依看著婁詔那青(色)合體的袍衫,可是那叫顏從夢的女子為他所做?視線下移,她視線停留在他的腰間,那里空著,並無有一件配飾。

    她送的波斯瑪瑙腰佩,他並未佩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