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邊依稀還殘存著伶人的優美唱腔,風一刮便蕩然無存。

    馮依依垂眸收回視線,邁開步子踩著樓階下到街上,斗篷下雙手攏在一起,從婁詔身旁擦過,往街尾處走,馮家的馬車停在那邊。

    婁詔轉頭看了眼,眉頭微一皺,隨後跟上去。

    兩人並排走著,中間隔著正好一個人的距離,誰也不說話。

    路上走過一對夫妻,男人手里捧著一個紙包,往女人面前一送,女人捂嘴一笑,從那包里抓過一把松子。

    馮依依忍不住停下腳步,指著街旁的攤子︰“我也想吃。”

    婁詔看過去,當即走去那攤子,只字未有。

    攤子處站有兩個年輕娘子,婁詔人長得出(色),一過去就吸引了人的目光。兩女子含羞帶怯的偷拿眼楮瞅他,可婁詔仿若沒看見,從攤主手里接過一包松子便往回折返。

    這一幕全被馮依依看在眼中,婁詔舉止穩妥,怎麼會有孔深說的那事?定是他故意使壞,離間她和婁詔。

    出來全盛樓,馮依依也冷靜了些。她會因為孔深的話而起疑,說到底是對婁詔的過往知曉不多。眼看春闈在即,婁詔就要啟程去京城,兩人又將分開。也許這段不長的相處時間,是她了解他的機會。

    包括去魏州婁詔的家鄉,他長大的地方。

    “只剩下這些。”婁詔回來,把買到的小包松子放在馮依依手心。

    馮依依攥住紙包,抿下唇角︰“夫君,你都不問我準備了什麼?”

    兩人是夫妻,可之間好像根本沒什麼話,大多時候都是她主動找他,每每他也只是簡單回應。就像方才,那一對男女會彼此相視而笑。

    而他們似乎沒有過。

    “可否回去再說?”婁詔並不想久留,“我還要去運河邊等船,晚上不知到什麼時候。”

    馮依依原想出口的話咽了回去,看著婁詔臉上的些許疲倦,也知道這些天他很忙,夜里還要讀書。這個時候,她也不好小孩子似的纏著。

    都是孔深那廝的錯,故意說些糟心話來惡心她,她為何要上當?

    “運河上風大,你小心。”馮依依叮囑一句,便往街面上轉身。

    突然,有人大聲喊“讓開”!

    “依依!”“小姐!”

    馮依依還未反應上來,只覺身子被人猛拽一把,眼前一陣暈眩。就被婁詔一把拉進懷中帶著轉了半圈,伴隨著嘩啦響聲,身旁揚起一層灰塵,幾袋子米糧正落在她方才站的位置。

    架馬的車夫嚇了一跳,趕緊跑過來賠罪,雙手供著不停作揖。

    馮依依懵了一瞬,木木抬頭,見到婁詔臉(色)極不好看,並未抓到他眼底轉瞬即逝的那抹陰霾。

    “夫君,你沒事吧?”馮依依發現糧袋幾乎埋沒婁詔的小腿,可他依舊站得筆直。

    婁詔松開馮依依,轉身面對那闖禍車夫時,臉上已經恢復如常,只淡淡道了聲無事。

    可是馮依依不放心,要拉著婁詔去醫館。

    “不用,回去擦些藥油就好。”婁詔抽回手,轉身對著馮家的馬車招招手。

    馮依依上了馬車,剛在車內坐穩,就掀開窗簾︰“辦完了早些回家,我去給你買藥油。”

    說完,放了簾子。趕車馬夫嘴里吆喝一聲,輕甩一響馬鞭,馬車緩緩啟動。

    婁詔收回視線,回頭看著去運河的方向。

    清順走上來,低著頭看婁詔的腿︰“公子,你要是不拉少夫人那一把,她肯定被埋在米堆里。”

    既然心里不喜歡,為何出手救人?別人不知道,清順很清楚,婁詔心思深,甭管心里什麼情緒,臉上總是掩飾的好好地。可方才,他明明就看見婁詔發了慌。

    “別多話,”婁詔攥起自己那只微抖的手,“三個月後便是春闈,期間我不想生出任何事端,管好你的嘴。”

    清順縮縮脖子,趕緊閉上嘴巴。知曉婁詔在乎這次考試,不管是誰也無法阻止。

    跟了這麼多年,清順早就知道他的這位主子爺,冷心冷肺,對誰也不會有心。這樣一想,倒對馮依依生出一絲憐憫,那姑娘可真是眾人捧在手心里養大的,踫上婁詔這沒心的。

    “事情可有辦妥?”婁詔拐進一條窄巷,半邊身影隱進暗處。

    “是,”清順收回飄遠的思緒,緊走兩步跟上去,聲音壓低,“公子,我看那些都是亡命徒,你還是莫要牽扯的好。”

    婁詔腳步一頓,陰暗中是他的一聲冷笑︰“亡命徒?他們也有想要的東西,不是嗎?”

    清順不敢再說什麼,耷拉著頭。那些夸贊過婁詔的老師們,是否看見過他們這位得意門生現在的樣子?

    長長的巷子看不到頭,兩旁是灰(色)的高牆,屋頂上升起炊煙,已到做晚飯的時候。

    婁詔彎下腰去,手下摁了摁小腿,眉間一皺。

    “公子,要不先去看看腿?”清順蹲下去,想伸手擼婁詔的褲管查看。

    “啪”的一聲脆響,婁詔打掉了清順的手,身子站直往前走去,從步伐上看不出一絲異樣︰“去辦你的事。遲了,你也不用回來,直接跳運河。”

    清順蹲在地上一愣,婁詔已經走出很遠︰“哎,還有人對自己這麼狠?”

    天黑了,遠處運河的風竄進巷子,冰冷刺骨,嗚嗚著鬼哭一樣。

    。

    伙房。

    徐夫人往鍋里加了幾把草藥,用長勺攪了幾下便和了鍋蓋。她正在煮藥湯,這是徐家的方子,活血化瘀效果極好。

    當初徐家人在鏢局里走南闖北討生活,體力買賣總是免不了受些跌打,再踫上那劫道的賊匪,因此身上落下淤青就用這藥湯泡洗。

    馮依依身子往後一仰,避開那些升騰起來的水汽。藥油備好了,這些藥湯也是給婁詔熬的。

    “就這麼擔心姑爺,還得專門過來看著?”徐夫人打趣一聲,又道,“再熬一會兒就好,里頭的三七參很是有用。”

    馮依依找了一把小凳坐下,灶膛的火映紅了她的臉︰“嬸嬸,你說我準備的那些禮物,婆母會喜歡吧?”

    “當然,”徐夫人放下勺子,“我覺得都是頂好的。這要是玨兒在家,讓他護送你走這一趟。”

    說起自己的兒子,徐夫人幽幽一嘆。兒行千里母擔憂,但是男兒就該放出去闖的,畢竟將來是要擔負起一個家。

    “阿玨都走了一年,現在在哪兒?”馮依依問,腦海里出現那個矯健身姿的少年郎,總是突然從後面冒出,追上來揉她的腦袋。

    徐夫人搖搖頭,嘴角浮出笑意︰“從了軍總也沒個固定的地方,說是年節會回來一趟。說起來,當初他都還不知道你嫁人。”

    “不知他現在什麼樣子?”馮依依跟著笑。

    徐玨比她大了兩歲,兩人一起長大,從小就說要保護她。長大了沒有跟著經商,自己入了軍,或許是徐家人骨子里的那份正義感,更向往揮灑熱血汗水。

    想起自己還買回了松子,馮依依把紙包擺在桌上,抓了一把給徐夫人︰“全盛樓外買的,挺大個。”

    徐夫人低頭,看著手心里的半把松子︰“大嫂最愛吃這個,每年秋後,大哥就會專門讓人從關外尋最好的松子回來。”

    這個馮依依記得,母親愛吃松子,但是殼很硬,父親就把果仁剝出來,往往用上半天時間,指甲斷掉,也不會見到他不耐煩。

    “嬸嬸,我爹說娘生我的時候很艱難。”

    “是,”徐夫人臉上浮出淡淡憂傷,“大嫂(身shen)體弱,郎中說她不適宜生養,大哥也說不想要孩子。可大嫂脾氣 ,愣是把你養出來,還是這麼康健的好孩子。”

    馮依依嗯了聲,對于母親的事,馮宏達很少同她說,人走了之後更是甚少提起。只知道當初兩人在一起費了很大力氣。

    這便是夫妻同心罷!母親生命短暫,但是她遇到了對她最好的夫君。

    馮依依不免就想起婁詔,同樣是夫妻,可她不論怎麼做,總覺得無法靠近他。

    。

    過了子夜,婁詔才回書房。

    外面冰天凍地,房中炭火十足,混著一股子草藥香味兒。

    看過去,是塌邊放了一只木桶,小幾上壓著一張紙條。

    婁詔走過去,看了紙條上那兩行娟秀的小楷,一筆一劃寫著桶里的藥湯如何,活血化瘀。

    收回視線,婁詔走去書案後,撿起那本看了一半的書。

    清順挎著肩膀走過來,也不明白這人到底在 什麼?讀書比一條腿還重要?

    無奈搖搖頭,只能認命的端著盆兌水,把栽在爐架子上的銅壺提了下來︰“公子,清順也跟你沾個光,用著藥湯泡泡腳。跑了一宿,鞋底都磨破了。”

    婁詔眼皮都懶得抬一下︰“你沾的可是我的光?”

    清順閉了嘴,平時婁詔說話少,可方才這一句分明帶著不甘。馮家到底是給了不少限制,連清順都看出來,馮宏達這是故意給婁詔安排事做。可更狠的是,婁詔照盤全收,讓他做什麼就做什麼,無一句怨言。

    “公子,水好了,不冷不熱。咱這腿好咯,回魏州也方便。”

    “回魏州?”婁詔捏書的手指一緊,一側嘴角(勾gou)了下。

    清順幫著把被褥鋪好,說著白日里的事︰“公子,你沒來全盛樓的時候,我看著孔深去找過少夫人。你說他是不是還不死心,想打少夫人的主意?就他也不照照鏡子……”

    “孔深,他也在全盛樓?”婁詔抬起眼眸,瞳仁兒正轉在眼尾處,莫名添了一分凌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