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事,”馮宏達道,又接著解釋,“是一個友人約爹過去,商議一起在京城做買賣。”

    馮依依不信︰“那你以前為何不去?”

    “那位叔伯有些門路,不怕吃虧,我很快就回來。”馮宏達看著越來越近的婁詔,“你徐叔他們也要回老家。你就去魏州過些日子,等爹去接你。”

    馮依依還想說什麼,婁詔已經到了跟前,對著馮宏達叫了聲“爹”,肩上還殘留兩片嫩黃花瓣。

    “來了?”馮宏達應了聲,轉而對馮依依說,“爹和婁詔說幾句話,你去屋里把那兩碟零嘴兒吃了。”

    馮依依緊抓的手松開,在馮宏達衣袖上留下幾條褶皺︰“好。”

    女兒家嗓音乖巧甜軟,馮宏達內心一陣發酸,要不是不得已,他怎麼會把女兒送去魏州?

    現在他也明白,當日婁詔所說是真的。五梅庵,的確是人的警告,只是下一次恐怕就會來真的。

    眼看著馮依依走進書房,兩個男人收回視線。

    馮宏達指著前路︰“邊走邊說。倉促準備,回到魏州,帶我像你母親問好。”

    “是。”婁詔頷首,身子落後馮宏達一個身位。

    “船,我找好了,帶的東西,你今日費心送上船。剩下的,你一定把她給我照顧好。”馮宏達能試到自己在咬牙根,心中某處抽疼。

    “我明白。”婁詔回。

    。

    翌日,馮依依被馮宏達送上船,幾番叮嚀後才轉身離開。

    不到十日便是年節,這個時候運河上幾乎沒有往來貨船,馮家的船倒算行駛順利。

    大船舒適,馮宏達早就讓人安排好,什麼也無需(操cao)心。走水路相較安全,也更省路。

    如此,一條船啟程往魏州走。

    馮依依沒想到是這樣,還沒來得及同馮宏達說放婁詔走,反倒讓馮宏達把她交到了婁詔手里。

    後面為了安父親的心,她也就同意下,左右早早答應過婁母會去探望,或許可以從婁詔那里得到答案。

    船上,兩人交集不多。河上風大,馮依依總是躲在倉房中,同一班婢子婆子玩牌,說話;婁詔則利用時間,抓緊溫書。

    只有晚膳時,兩人才會踫頭。

    船身吱嘎想,馮依依吃了幾口便放了筷子,起身離開。

    “表妹。”婁詔喚了一聲,這幾日如何看不出馮依依表現不對?

    她向來(性xing)子簡單,什麼事情都掛在臉上。如今不想同他說話,定還是因為五梅庵之事。

    馮依依走出兩步回頭,看著婁詔也不說話。

    “那日我有事,誤了去五梅庵找你。”婁詔開口。

    不知是不是快要到魏州,他說的話少了之前的那種淡漠。

    馮依依一怔,眼睫輕扇兩下。他這是算解釋?許多天後的解釋?

    “知道了。”馮依依點頭,聲音想船底流淌的水聲,“我有些暈,回房了。”

    馮依依走了,婁詔也放了筷子。

    清順正好走進來,听到兩人的說話,搖搖頭走到婁詔身後︰“公子,少夫人還生氣呢?那這果酒怎麼辦?”

    “放下。”婁詔連看不看。

    清順手里拎著一個小酒瓶,這是在前一個碼頭停靠時,下船買的。船上冷,可以喝了暖身,適合女子。

    “公子,小的斗膽說一句,你有時候也稍微放放你的架子……”

    話未說完,一個冷冷的眼刀過來,清順立馬抽了自己一嘴巴︰“瞧我,真該抽,怎就不記苦?”

    說完,離了船廳。

    婁詔盯著桌上的小酒壺,里面的酒液估計也就三四兩。

    他覺得或許清順說得有些道理,兩人回婁家時,總不能跟一對生人似的。

    行了幾日,船停在魏州城外的渡頭,婁家派來接的馬車早已等候。

    一陣忙活後,馮依依上了馬車,與婁詔同乘。

    魏州在扶安的東南方向,氣候濕潤,水泊河流也多,一方富庶之地。

    馮依依蔫蔫兒的,搖晃的馬車讓她暈得厲害,就連一旁的酸梅也沒了興趣。即將進魏州見到婁家人,她只能(強qiang)撐坐著,不想別人覺得她馮家沒規矩。

    另邊,婁詔拿著一冊書卷坐在那兒看著。不知是不是看的時候太長,書上的字有些看不進去,余光中是無精打采的馮依依。

    他看見馮依依兩根蔥白手指,正捏著她自己的袖角玩兒,臉(色)略顯蒼白,完全沒有往日的活力。

    畢竟沒出過遠門,這一趟下來也不容易。

    “頭暈?”婁詔問。

    “沒有。”馮依依開口,軟軟的聲音如暖風,摻雜著微許的倦意。

    婁詔視線重新落回書頁,淡淡開口︰“半個時辰就會到。”

    馮依依沒做聲,車廂里安靜下來,只有車 轆的輕微吱呀聲。一路上,婁詔沒給過她祠堂那日的答復,就好像沒(發fa)生過一樣。

    想著,馮依依的視線落在婁詔身側。

    婁詔感受到目光,手垂下試到一處松軟,那是軟枕。不知怎麼,他就抓了起來給去馮依依面前。

    “給我?”馮依依問。

    “躺一會兒吧。”婁詔一如既往言簡意賅。

    馮依依接過︰“謝謝。”

    說完,馮依依抱著軟枕靠著車壁躺下,松緩著勞累的身子,不知不覺就(睡Shui)了過去。

    婁詔看著車壁邊縴瘦的人,總是能從她的眼楮里看出想要什麼,那樣簡單。可方才,她客氣的跟他道謝,總有那麼一股疏離感。

    “咚”一聲響,打回婁詔思緒,他看見馮依依的腳踢在車壁上。

    “公子,你有什麼吩咐?”外面,清順听見動靜,跑到車邊問。

    婁詔收回視線,那頁書擋住他半邊臉,嘴角抽了下︰“沒事。”

    外面,清順好像是愣了愣,隨後就走開了。

    。

    婁家祖上是士族,只是後來開始凋零,回到了祖地魏州,現在婁家人基本靠著所剩不多的家底過活。

    雖然這樣,但是婁家的祖宅還是很有氣魄,一踏進去就能感覺到深沉的底蘊,每一株古樹都顯示出一份深沉。

    馮依依第一次來婁家,相比于扶安,這里並不那麼嚴寒。

    也知道,當年婁家差點失去這祖宅,是馮宏達出手相幫。所謂後來婁詔同意入贅,她覺得大抵是因為這個。

    正堂中,婁夫人坐于正座,一身棗紅(色)襖裙,梳了利索的發髻,歲月在這位美人的臉上留下點點痕跡︰“走了許多天,路上很辛苦吧?”

    在場的不少人,眼楮都落在馮依依身上,讓她不由手心中出了一層汗︰“不辛苦,船上挺有趣。”

    算起來,婁夫人是馮宏達的一個遠房親戚,馮依依該叫一聲表姑。婁詔同她成親時,也曾去過扶安城,對她是很好的。

    婁夫人笑笑,身上一股油然的端莊︰“都是自家人,莫要拘束。知道你要來,明湘天天的跟著念叨。”

    “娘!”婁夫人身旁的少(女nu)嬌嗔一聲,眼楮羞澀的看著馮依依,叫了聲,”嫂嫂好。”

    少(女nu)豆蔻十三四,馮依依便知道這是婁詔的小妹婁明湘。再往邊上看,是個清瘦男子,她識得,上次陪婁夫人去扶安城,婁詔的二弟婁泉。

    馮依依看著這倆兄妹,覺得與婁詔並不相像。不過三兄妹之間,(關guan)系應當不錯,從在場的氣氛就能感受。

    “這次來,多住些日子,你爹一切還好?”婁夫人客氣問,臉上始終得體的笑。

    “爹他很好。這次回來匆忙,依依不知道您喜歡什麼,就自作主張帶了一些。”馮依依看了婁明湘一眼,笑笑,“給妹妹帶了一箱那邊的小玩意兒,就當彌補上次沒去扶安的遺憾。”

    婁夫人笑著,指指旁上︰“人回來就好,快坐下喝茶,嘗嘗家里的點心。”

    邊上的婆子婢子趕緊忙活,端茶倒水。

    婁泉往前一步,俯首在婁夫人耳邊︰“娘,你听大嫂她客氣,我去接的,帶了十數口箱子呢!”

    婁夫人臉上一詫,看去馮依依︰“瞧你這孩子。”

    堂中一靜,馮依依試著手里的茶盞有點兒燙。十數口箱子,想來定是馮宏達後面又添了不少。

    在婁家人眼中或許會覺得扎眼,像是將他們的兒子賣了。

    “不多,”馮依依沖著婁夫人笑,“成親倉促,當時都不曾給母親準備什麼,這回正趕上年節,索(性xing)一起置辦。”

    婁夫人听了,舒心一笑︰“瞧瞧,還是養女兒省心不是?”

    一旁婁泉不樂意了,雙手對著婁夫人一攤︰“娘,您的兒子說實話也不錯的。”

    堂中笑成一片,連著害羞的婁明湘也抬手捂住嘴巴,雙頰紅紅的。

    馮依依心中攪拌著復雜,婁夫人待她實在不錯。可是她和婁詔之間也確實出了問題,將來該如何面對?

    還是把兒子還給婁家,他們會更歡喜?

    不只是不是憋了一路的話,馮依依沒了剛進門時拘束,開始同婁夫人母子三人聊天兒,說著一路從扶安過來遇到了什麼,自己在甲板上釣魚,用了蝦子做餌。

    她本就是個容易開心的(性xing)子,人對她好,她也樂意同人說話。

    反倒是婁詔這兒自成了一片隔離區域,與那片其樂融融無法融入,好似是冰封住了。

    清順不著痕跡往一旁挪了挪,在婁詔身邊,他遲早被凍死。

    “那,”婁明湘小聲開口,眼中帶著一絲向往,“嫂嫂釣上魚了嗎?”

    聞言,馮依依(勾gou)起手指扣扣自己的手心,猶豫道了聲︰“算是吧。”

    “算是?”婁明湘疑惑。

    “釣上了,”婁詔放下茶盞,從座上站起,終于開口,“釣上了一只江鱉。”

    堂中又靜了,不知是誰偷著噗嗤笑了一聲。

    馮依依臉一紅,雖然覺得有些難為情,但更多的是自己也覺得好笑。

    “好好說話!”婁夫人瞪了一眼婁詔,轉而慈愛的看去馮依依,“想來是很有趣的。”

    婁詔走到婁夫人面前,腰身一彎︰“母親,我先回房了。”

    “對,你帶依依去休息,一路上累了,”婁夫人頷首,“明天家里有幾個長輩要來,你們準備下。”

    婁詔稱了聲是,便出了正堂。

    馮依依將杯盞中的茶飲下,也跟著走了出去。

    庭院幽靜,處處透著古樸。

    婁詔的住處在宅子深處,那里安靜,適合讀書。

    因為他與馮依依成親,下人自然早就將屋里收拾好,換了不少新家什,包括一張大大的新床。

    以前,馮依依無數次想婁詔長大的地方什麼樣,能造成他這樣出(色)的人物?

    現在看到了,似乎也沒什麼特別。

    眼見婁詔往臥房走,馮依依跟到他身後︰“你,是不是知道我爹去京城做什麼?”

    想起馮宏達後面加了那許多箱子,馮依依總覺得自己來魏州更像是長住,心生了疑惑。

    婁詔回過身來,對上馮依依雙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