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對戰結束得很快。{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擂台上的黑發青年以絕對碾壓的姿態單腳踩在躺倒在地的男人身上,同樣的白(色)長,禪院甚爾身上的依舊素淨到甚至有些發白,他腳下的人則是渾身狼藉,血漬和泥灰將雪白染成了頹敗的顏(色)。

    鹿伏飛疤親諫栽兜母嘰Γ 醋爬尢ㄉ系那榭觶 砬櫬糝汀br />
    ....從甚爾上台開始,有十秒嗎?

    應該沒有吧?

    一時間,少(女nu)陷入了沉思。

    她覺得眼下這種情況,似乎完全稱不上什麼切磋對戰,說是單方面的毆打還比較貼切。

    這樣的甚爾,真的需要她來救命嗎?

    鹿伏飛疤敲H壞卣A甦Q郟 齠 岬日飫鎝 潁 熱в飾熟荷躋還賾陟旱娜嗽鼻榭觶 蛐沓慫橇礁鮒 猓 褂斜鸕摹吧酢弊幀br />
    至于現在,她還是先看擂台賽吧。

    別得先不說,至少甚爾揍人的時候是真得特別好看!

    不同于小時候的瘦弱單薄,如今已經完全是成年體態的男人,渾身都是流暢而緊致的肌(肉rou)。隨著戰斗的繃緊,身上原本就修身的黑(色)上衣變得更加貼身,她甚至感覺自己能看清那些肌理在男人的動作中,充滿韌道的拉伸和收緊。

    鹿伏飛疤羌矗 灘蛔〈瓜卵郟 瘓 獾厴 艘謊圩約旱胸xiong)圍。

    她....有些不確定了。

    一分鐘後,隨著換人上場,擂台上第二輪對戰開始,依舊是禪院甚爾vs不知名的軀具留隊隊員乙。

    鹿伏飛疤怯旨絛險嬋戳似鵠矗 砸慌緣攆荷躋懷 獨吹鬧卑籽凵窈廖拗﹥酢br />
    一場,兩場,三場....

    鹿伏飛疤強醋爬尢ㄏ略嚼叢繳俚娜聳 約襖尢ㄈ讕捎穩杏杏嗟那嗄輳 灘蛔⊥淞送浯澆恰br />
    真厲害,她想。

    不再是狼狽的野狗,而是馳騁在夜(色)里的群狼。

    就在她在心底為甚爾瘋狂打call時,男人剛好將對手毫不留情地踢下擂台,抬眼轉身之際,他漫不經心地掃過少(女nu)對著他彎起的眉眼,挑了下唇。

    穿得真傻。

    鹿伏飛疤且層讀訟攏 醯鎂馱詬嶄漳撬布洌 孟窨吹繳醵運α艘幌..?

    眨了眨眼,少(女nu)再定楮看去時,只剩下男人背對著她站得懶散的背影。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握了握手心,睫毛微垂,感覺自己根本就是自我意識過剩,才會產生這種“他好像在看我”的錯覺。

    有點尷尬。

    于是她開始眼光四處亂飄,就是不再好好放在擂台上。

    禪院甚一注意到少(女nu)的異狀,忽然俯身,雙臂撐在她的座椅扶手上了,低沉而自然地問道︰“看累了嗎?”

    陌生的氣息突然靠近,讓鹿伏飛疤竅亂饉枷胍  嗝娑惚埽  氳健吧矸蕁蔽侍猓 鐘采棺×俗約海  衷諞桓霰 イ淖聳粕希  Φ潰骸懊揮小!br />
    禪院甚一沒回答,維持這個姿勢看了她一會兒,才淡聲道︰“如果累了,可以先回去休息。”

    鹿伏飛疤翹剿饗岳湎氯Д納簦 行┘粽諾亟├訟身shen)體,以為是自己的表現惹得他覺得有異,只好在心底給自己打了打氣,重新揚起唇角道︰“甚一大人待會結束這里後,我可以請教您一些問題嗎?”

    “是關于禪院的事情,我有些還不太懂。”

    從禪院甚一這里了解情況是最好的,有預定的“妻子”這層身份在,他不會懷疑她的意圖的。

    禪院甚一看著她,片刻後頷首答應了下來。

    鹿伏飛疤撬閃絲諂 芯跛黨穌飭驕浠熬鴕丫 木×慫械牧ζ  揪投車蒙鄣男⊥齲 踔劣行┌皇芸}頻奈 鵠礎br />
    好冷。

    鹿伏飛疤怯尬蘩幔 踔輛醯猛炔康哪承┐胤劍 丫  加行┐お壬髁耍 饈嵌成說那罷住br />
    所以還有多久才能結束啊,她忍不住看向擂台上的身影,祈禱他可以再快一點。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她內心的求助,台上禪院甚爾的動作明顯加快了。

    懶洋洋的戲謔不見了,代替的是男人更加凌厲的動作。似乎不滿足于一個一個對戰的速度,禪院甚爾直接站在擂台邊緣,暗綠的眼居高臨下,“一起,或者我直接宣布結束。”

    ...

    三分鐘後,隨著“軀具留隊”隊長的叫停,對戰終止,她也呼出了一口清淡的冷氣。

    終于結束了,嗚嗚。

    她現在只想進屋,就算沒有暖氣也完全沒(關guan)系那種。

    微微動了動腳,剛準備起身的鹿伏飛疤遣歐 鄭  醋畈業牟皇撬韉拇笸齲 且丫 淶嬌轂凰磐慕胖骸br />
    “......”

    她想起來了。

    出門前,為了身上這身和服的“雅正”,禪院長美否定了她想要在單薄的二指襪里加羊毛襪的提議。因為這樣不僅會讓她的腳看起來格外粗大,而且也穿不上她帶來的木屐。

    沒辦法,她只好穿著單薄到透風的二指襪,踩上冰冷的木屐,留住了這般能令人喜愛的“雅正”。

    皺了皺眉,鹿伏飛疤薔×亢雎越畔碌穆檳荊 直鄄瘓 獾卦詵鍪稚轄枇Γ 粵Φ卣玖似鵠矗 聰蛞慌哉茸潘攆荷躋唬 色)的貓眼軟軟一彎,“久等了,甚一大人。”

    說著,她朝前邁了一步,膝蓋骨顫得快要跪下,只能緊緊抓著身邊禪院長美的前臂,避免自己真的當場跪下去。

    大概是她攙扶的動作有些明顯,禪院甚一走近了兩步,皺眉看著她,“不舒服?”

    “沒有...”

    她遮掩道,“只是坐久了,腿有些酸而已。”

    禪院甚一也沒有再細問,只是看了眼攙扶著她的禪院長美,鹿伏飛疤潛闥布浯臃鱟攀膛  涑閃朔鱸諛腥思 蕩腫車氖滯笊稀br />
    嗯??

    她還沒來得及拒絕,隨即就被他一句“不是想要知道禪院的事情嗎”給塞了回去。

    “......”

    算了,有付出才能有收獲。

    今天,依舊是她(性xing)命無虞的一天呢!

    他們身後,禪院甚爾隨意擦拭掉手上殘留的血漬,倚靠在擂台上,狹眸看著少(女nu)倚近身邊高壯男人的瘦弱背影,撥通了電話。

    “幫我查個人。”

    ...

    入夜。

    鹿伏飛疤親誄ク韌猓 牌 頌躚蛉尢海 諗萁擰br />
    謝天謝地,她的腳還沒有被凍廢掉。

    托著臉仰頭,今晚沒有下雪,漫天的星子難得沒有寒氣的遮掩,清晰明亮,就像是曾經她在禪院看過的那夜一樣。

    從禪院甚一那里回來後,她便確定了她要救的對象只會是在甚爾和甚一之間。

    因為如今的禪院,使用“甚”字的只有兩人,比起禪院甚一,她覺得甚爾的可能(性xing)更大。

    要問原因的話,大概是....看臉。

    沒錯,她就是這麼膚淺。

    看了會兒月亮,鹿伏飛疤怯行┤蘗牡氐拖巒罰干gan)脆抱起了三味線,輕撥了撥。

    她今天還沒有來得及練習。

    清脆的琴音從少(女nu)手下劃出,從津輕的隻果小調,彈到古典的元祿花見踴,鹿伏飛疤且槐弒3質指校 槐叩茸派醵乩礎br />
    她需要知道他的聯系方式,說不定就有撿漏的時候。

    琴音伴隨月(色),從月上樹梢到月至中天,鹿伏飛疤鞘炙岬贗O鋁說 Γ Q氳卮蛄爍齬罰 砬櫓鸞ヶ糝汀br />
    “怎麼還不回來......”

    看著屋檐外深冷的夜(色),她忍不住嘟囔了一聲。

    早知道她先(睡Shui),然後定個鬧鐘算了。反正這人都住在她這里,半夜總是能逮住人的吧?

    俯身(摸Mo)了(摸Mo)羊毛襪里逐漸冰冷的腳踝,鹿伏飛疤瞧鶘恚 急附蕁U饈保 慌醞蝗淮 吹牡痛派チ舸蚨狹慫畝 鰲br />
    “在等我?”

    是禪院甚爾。

    鹿伏飛疤茄 派艨垂ュ 患腥艘諞色)里看不真切。

    “甚爾,你回來了!”

    她有些驚喜地問道,終于等到人了!

    他低沉地“嗯”了一聲,在她看不見的陰影里,(勾gou)了(勾gou)唇道,“你在等我?”

    “嗯嗯。”

    鹿伏飛疤切γ忻械氐懍說閫貳br />
    “等我做什麼?”

    男人慢慢走近了屋檐,鹿伏飛疤氫E患胺賴卦謁砩餃諾攪艘徽笙闥 丁br />
    成熟誘人的花香調,女士香水,而且價格不菲。

    少(女nu)皺了皺鼻子,忍不住靠近了一步,想要再確定一下她的判斷,還沒靠上去,就被禪院甚爾伸出一只手指抵住了額頭,又問了道︰“做什麼?”

    “你去哪里了?”

    她抬眼問道,“你身上有香水味,而且是很貴的那種。”

    “鼻子不錯。”禪院甚爾懶洋洋地夸了一句。

    “........”

    鹿伏飛疤羌幌 擔 裁瘓啦 苯泳桶鴉疤庾 攪俗約旱哪康納希 吧醵 憧梢願夷愕牧 搗絞鉸穡俊br />
    “電話、e-mail、line、twitter......”

    她把自己知道的社交軟件都報了個遍。

    禪院甚爾沒有打斷她,只是玩味地听著,等她說完後才不緊不慢地說道︰“可以。”

    鹿伏飛疤竅仁薔 玻 婕捶從 矗 魃韉乜醋潘潰骸笆漲 穡俊br />
    “當然。”

    男人收回抵在她額頭上的手指,看著她(薄bao)唇一掀︰“看在你要得多的份上,打包價一百萬,不二價。”

    “........”

    她就知道!

    鹿伏飛疤瞧俚乜逑錄綈潁 妓髕 蹋 障胗糜胱蛞雇 摹胺糠選崩吹鄭 匆蛭 南亂瘓浠般對諏嗽 亍br />
    “我想,樂岩寺家的大小姐,是不會吝嗇這種小錢的。”

    莫名的,鹿伏飛疤塹男耐L艘凰布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