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頂的星群很亮,亮到鹿伏飛疤切牡追 擰!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也許只是一句習慣(性xing)的嘲諷,她安慰自己。

    畢竟甚爾一直都不是會好好說話的那類人,無論是那雙暗綠的眼,還是薄削的唇,都和“乖順”這種詞沾不上一點(關guan)系。

    她不能慫。

    做好心理建設,鹿伏飛疤巧咸艫拿ㄑ畚ぐ  攏 撓行┤薰嫉卣A甦Q郟 票緄潰骸澳隳訓啦恢 潰 芯浠敖小霸接星 娜嗽嬌  嬌俚娜嗽接星 甭穡俊br />
    “誰說大小姐就一定要動不動就出手闊綽了,我們樂岩寺家可不這麼膚淺。”

    “哦?”

    听她說罷,禪院甚爾似笑非笑地睨了她一眼,漫不經心地從懷里(摸Mo)出了手機。

    屏幕亮起的冷光幽幽地照在男人清雋的輪廓上,讓鹿伏飛疤侵鸞ヴ話病br />
    “雖然能查到的消息並不多,不過也足夠了。”

    說著,男人將手機反轉,好讓她看清手機上的一張疑似偷拍的照片。

    似乎是在一間高檔會所中,身著修身裙裝的少(女nu)手持檜扇將精致的容顏半掩半遮,一雙琥珀(色)的貓眼(勾gou)魂奪魄,正饒有趣味地挑選著身前一票風格迥異的美男。

    “.......”

    這是她沒想到的。

    難怪“樂岩寺”要找替身,這...這種生活,換她也不願意嫁進禪院這種傻逼地方啊!

    良久。

    鹿伏飛疤喬崳艘豢諂  鷓劭醋琶媲昂謎韻鏡哪腥耍 蛻潰骸氨荒惴 至耍 淮....這是以前的我.....自由的我。”

    少(女nu)故作鎮定,“為了能夠順利完成聯姻,父親讓我學習了很久的“大和撫子”守則,所以照片上的那些都過去了...”

    “現在的我,已經不再是以前的我了.....所以,拜托....請不要告訴別人。”

    “尤其是.....”她停頓了下,“甚一大人。”

    說完,她垂下眼,有些不敢去看眼前男人的表情。

    連她自己都覺得這個借口假得一逼,她卻不得不這樣狡辯。

    即便一張照片說明不了什麼,但她知道禪院甚一是什麼樣的人,或者說整個禪院,除了甚爾外,都是一樣的。

    沉默少言的男人看似貼心,卻有著深刻在骨子里的屬于禪院男人的傲慢。

    就像長美耳朵上那一排排讓她膽怯的耳孔一樣,在這里,女人大概只能是枝丫上純白柔美的花兒,無論何時,都只能以被“喜愛”的姿態存在。

    雖然這種“喜愛”讓她毛骨悚然,但是她卻不得不拼命握住這樣的“喜愛”。

    禪院甚爾听完她的請求,沒了聲音。

    鹿伏飛疤悄托牡卻  謔奔浞置肓魘胖校 庋某聊 盟椒 乖昴尋病K性xing)抬眼看了過去,縴長的睫毛下是怎麼也掩不住的慌亂和害怕。

    “這樣啊,保密很簡答,只要封口費到位就行了。”

    就在她剛剛對視上甚爾時,男人恰好移開眼,嗤笑了一聲,將手機收起來,與她擦肩而過。

    鹿伏飛疤傾讀訟攏 睦鎪閃絲諂耐 保 恢  斡鐘行┐ 啤br />
    “....要多少?”

    她低聲問。

    “那要看大小姐想要的效果了。”

    說完,也沒等她回答,男人的身影消失在屋內,只剩下她獨自一人吹著冷風,莫名心涼。

    ...

    房間內。

    夜(色)已深,鹿伏飛疤球樗踉詒晃牙錚 叢趺匆睡Shui)不著。

    或許是太冷了,她默默地想,今夜的溫度似乎比任何時候都要寒涼得多。

    偷偷掀開一條縫隙,鹿伏飛疤牆枳糯脖 杌頻男∫溝疲 得樽糯蠶隆拔選崩 納醵br />
    她以為足夠寬大的地方,在男人修長健碩的身量下,顯得愈發狹窄。

    微長的黑發隨意落在男人高挺的鼻梁,銳利的眉梢以及緊致的下頜線上,蓋住了些許白日里的頹戾。

    莫名的,她又想起了那股成熟而昂貴的香水味道。

    她仿佛能看到,十三、四歲還未完全長開身形的黑發少年穿梭在形形(色)(色)的人群里,肆意接受著金錢與所謂的工作。

    原本還滿心郁悶的鹿伏飛疤牽 故僑灘蛔『鶯蕕匭拿破鵠礎br />
    雖然她剛剛才被敲詐了一番,但這和她會心疼並不矛盾。她還記得幼年甚爾那雙宛如在清澈流水里浸透的翠綠雙眼,和如今深不見底的暗(色),天差地別。

    將下頜枕靠在手臂上,鹿伏飛疤撬伎甲牛  灰干gan)脆趁機再把甚爾的聯系方式給拿到手。

    反正欠債多了,再來一百萬,也不成問題。

    這樣想著,少(女nu)又看向下方,隨即猝不及防地對視上男人不知何時睜開的眼。

    !!!

    鹿伏飛疤欽A甦Q郟 亂幻耄 從 吹謀沽臣詹皇芸}頻胤ぎ唐鵠礎br />
    她下意識將被子拉高,遮住自己的眼,(干gan)巴巴道︰“我....我(睡Shui)不著....”

    說完,屋內陡然陷入寂靜。

    她沒意識到,在深夜和一個男人說這種話,無異于再直白不過的桃(色)邀請。

    許久,男人低笑了一聲,隨即將她遮住自己的被子被不由分說地撩開。禪院甚爾隨意支著腿坐在少(女nu)床前,懶洋洋道︰“看來,大小姐是想讓我陪陪?”

    鹿伏飛疤嵌倭碩  齪躋飭系氐懍說閫罰 岸浴!br />
    “按鐘點計價。”

    禪院甚爾挑眉,“能接受?”

    “好。”

    鹿伏飛疤且豢詿鷯Γ 湊際羌欽耍 範嗲飛偎丫 純 恕br />
    禪院甚爾見狀,(薄bao)唇微挑,長臂一伸就拉住少(女nu)撐在一旁的手腕,輕易就將她從(床chuang)上帶到了懷中。

    頓時,一股灼/熱的溫度從後背蔓延至腰側,隔著單薄的衣衫,將鹿伏飛疤翹痰醬糝汀br />
    她渾身僵硬地坐在男人的懷中,抖得宛如帕金森發作︰“.....你這是在做什麼?”

    “不是說想讓我陪嗎?”

    禪院甚爾狹眸,快速地掃過腰側以及少(女nu)(胸xiong)口位置,眼底閃過一絲晦暗,“怎麼,才半年而已,大小姐就完全忘了曾經“自由”的自己了嗎?”

    “........”

    失策了。

    頓了下,鹿伏飛疤強qiang)硬地從男人懷里退出來,拉下被子將自己裹得像個滑稽的雪球,表情嚴肅道︰“甚爾,你這樣不好。”

    “這種工作無非就是吃青春飯而已,等你再過十年,你知道你要面對的時候什麼殘酷的未來嗎?”

    禪院甚爾隨意支著下頜,看著她︰“哦,什麼?”

    “erectile dysfunction,簡稱ed,全稱勃/起功能障礙,也就是所謂的養胃。”

    禪院甚爾︰“.......”

    許久,男人“嘖”了一聲,意味不明地看向她。

    “既然大小姐你這麼懂,那不如和我說說,為什麼同一個人的尺寸會差別這麼大?”

    “90、60、90。”

    “80、60、82。”

    宛如一串神秘密碼的數字從男人嘴里說出,讓鹿伏飛疤撬布瀋翟諏嗽 兀 酉 購盟啦凰賴羋湓諛腥吮兩艫暮色)t恤前。

    90...

    她下意識想,肯定不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