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昨日的事件後,酒樓里今日又恢復了以往的安靜。{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不過比之前好一點的是,還會有人來找陸初初做飯,只是不會在屋子里吃罷了。

    等到午時,酒樓里的生意慢慢回溫,找陸初初做飯的人也逐漸多了起來。

    “小二,來碗清湯面。”

    一名年輕的男子身上沾染些許塵土,對著方力喊道。

    方力聞言,連忙應聲。

    然後跑去後廚跟陸初初說。

    此刻陸初初剛做好上一位客人要的南瓜餅,屋子里飄著南瓜的香味。

    南瓜餅顏(色)金黃,外面的表皮陸初初加了幾粒煮熟的玉米,整個南瓜餅黃燦燦的,煞是好看。

    恰好此時她的糖漿也剛剛熬好,陸初初找了個勺子,挖了一小勺。

    往上面淋了一層薄薄的糖漿,金黃的顏(色)搭配著焦黃的糖漿,看起來暖意洋洋的。

    似乎給寒冷無比在冬日里,增添了一抹鮮(艷yan)之(色)。

    糖的甜味混合著南瓜的香甜,玉米的清香,讓人聞起來,食欲大開。

    陸初初擺好盤後,將他遞給了方力。

    緊接著開始做清湯面。

    先準備好一棵小蔥,然後切成小圈狀。

    拿出一個空碗,碗中加入少許的鹽,一點胡椒粉。

    將切好的蔥葉也放進去,之後往里面加點豬油,生抽和一小勺醋。

    陸初初今日換了個小二來後廚幫忙,他名叫牛二,話不多。

    但人卻十分憨厚老實,踏實肯(干gan)。

    她讓牛二將鍋燒熱,然後自己則往鍋中里面放入少許清水水,再加入鹽和油。

    等牛二將大火燒開後,陸初初抓了小把面條,放進去。

    為了增添顏(色)的好看(性xing),陸初初又洗了把青菜。

    洗(干gan)淨的青菜沾染水珠,看起來十分翠綠。

    她快速將綠油油且還新鮮著的青菜切好,倒進鍋中。

    蓋上鍋蓋燒開後,再加幾次清水煮沸。

    拿一個大勺子,舀出鍋中的一勺熱水,倒入方才已經調好汁的碗里

    然後再將煮熟的面條和青菜撈出,擱置碗中。

    為了讓味道更好,陸初初又往里面加了幾滴芝麻香油。

    熱氣騰騰的面搭配著顏(色)青翠欲滴的蔬菜,還有香油作陪。

    碗中的香味飄香四溢。

    陸初初急忙喊方力過來,將清湯面端了出去。

    這也是今日晌午,她給客人做的最後一頓飯。

    眼下她的肚子也咕咕叫了起來,陸初初便想著做幾道家常菜。

    後廚還有點花生米,幾根黃瓜和一些胡蘿卜。

    陸初初準備先炒個花生米。

    正好此時灶台里的柴火還沒燒完,眼看牛二剛想起身,陸初初急忙喊住。

    告訴他繼續燒火。

    之後她便開始忙活,將花生米放到盆中清洗一下,之後瀝(干gan)。

    然後鍋里放油,不用等油溫升高,直接將花生米倒入翻炒。

    因為害怕粘鍋,所以期間要不停的翻炒,等到花生米上面的水分慢慢炒沒了,放入一些鹽,再接著繼續翻炒。

    一直炒到炒到花生米變顏(色),陸初初才將鍋端了下來,然後然後瀝(干gan)油撈起,放到盤子里。

    現在花生米的溫度還熱乎著,口感不會那麼香脆,所以陸初初並沒有著急喊方力端出去。

    而是選擇放置不礙事的一旁,晾涼。

    之後她讓牛二眼下不要著急往里面放柴火,先讓灶台里面的柴火慢慢燒。

    接下來是炒胡蘿卜,但是這邊沒有現代那種將胡蘿卜擦成絲的工具,陸初初便選擇用菜刀切。

    她將胡蘿卜洗(干gan)淨,然後切成兩半,再從中間一分為二。

    之後就開始快速切成絲,手法十分利落,大小也很均勻,幾乎與用工具擦出來的絲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

    切好後,她放置一旁。

    按照順序開始處理尖紅椒和蔥,依次切好後放入碗里。

    蒜也拍扁,切成碎末,單獨擱置一旁。

    處理完,陸初初就讓牛二把方才炒花生米的鍋放上去。

    然後開始生火。

    等到油熱後,將碗中的花椒還有尖椒和蔥放入鍋中,爆炒出香味後將橙黃(色)的蘿卜絲放入鍋中翻炒,其間放一點鹽,和少許醬油。

    翻炒幾下後,蓋上鍋蓋悶一下。

    等到蘿卜絲變軟,快要炒熟時,稍微往里面加一點醋,把處理好的蒜末放進去。

    再翻炒幾下,蓋上鍋蓋悶煮約莫十幾秒後掀開,盛入盤中。

    都做好後,陸初初讓牛二將火,隨即吩咐他洗(干gan)淨手之後將這兩盤菜先端出去。

    牛二照做,正準備端著兩盤菜出去時,陸初初再次喊住了她。

    接著從衣兜里掏出幾兩銀子,特意囑咐他,去街上買點熱乎乎的饅頭。

    今日酒樓里的饅頭都已經賣光了,陸初初也沒和面自己做,所以便讓牛二去街上買點。

    待牛二出去後,陸初初便將最後一道涼菜,素拍黃瓜快速做出來。

    將黃瓜在涼水里洗淨,因為這幾日徹底習慣了涼水的溫度後,陸初初此刻手放到水里時,竟然也不覺得涼了。

    或許是麻木了。

    她自己這麼想著,手下的動作卻是不停。

    將洗好的黃瓜撈出來,用菜刀去除兩端。

    先切成一小段一小段的,然後將刀放到這些黃瓜段上,用力向下按。

    之後在用菜刀在上面剁幾下。

    方才炒胡蘿卜絲時,陸初初可以多弄了點蒜末,就是為了拍黃瓜用的。

    把拍好的黃瓜放入盤子里,將方才剩下的一點蒜末放進去。

    再加上一點鹽和一勺辣椒油,撒入少許的糖之後再緊接著倒入一小勺醋。

    最後滴上幾滴芝麻香油,用筷子攪拌均勻。

    陸初初並沒有立即出去,而是留下來將後廚稍微打掃了一下,之後淨了淨手,才端著手中的拍黃瓜離去。

    離開的時候,她還有個隨之要解決的事情。

    就是將黃宇這件事情解決後,她一定要再招幾位店小二。

    -

    桌子上,三種不同顏(色)的菜品搭配,在寒冷的空氣里冒著白煙。

    “老板,這都過了一日了,黃宇怎麼還不來?”

    方力和剩下兩位店小二邊吃飯邊問道,忽然又想起了什麼,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黃樓不會是沒說吧?”

    陸初初此刻正在吃飯,聞言抬眸睨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按照黃樓的(性xing)格,他不會不說的。

    只是黃宇此人行事很謹慎,從他自己一直不出面,卻讓表弟每每出來找茬就能看出來。

    可惜啊,黃樓不懂表哥的用意,還傻乎乎地以為他對他真的很好。

    方力見陸初初不說話,也不敢再追問,跟著吃飯。

    這也是真正意義上,他們三個人第一次坐在一起完完整整的吃陸初初做的飯。

    每道菜都異常好吃,花生米香脆可口,雖然有的鹽巴還沒化開,但是並不咸。

    拍黃瓜是酸辣味的,清脆爽口,味道剛好,就算是冬天里吃,也並不覺得涼。

    不過令他最眼前一亮的還當屬陸初初做的這道炒蘿卜絲,他以前從未這麼吃過胡蘿卜,夾起的胡蘿卜絲放入口中,蘿卜本來的一絲清甜帶著尖紅椒特有的辣味,入口滿是芳香。

    辣椒不算特別辣,卻很好下飯。

    在冬日里,帶給(身shen)體陣陣暖氣。

    四個人正在吃著,忽然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呦,幾位吃著呢,那在下來的可是不巧。”

    男子聲音輕佻,剛踏進酒樓里就肆意打量著周圍的環境,而後諷刺道︰“嘖嘖,這昨日還無比輝煌的酒樓,今日怎麼就成了眾人皆避之的地方了。”

    陸初初沒有回頭。

    她知道,來的人是黃宇。

    手中夾菜的筷子動作不停,甚至連回頭都沒有。

    方力和牛二還有剩下的名叫孟五的小二經過和陸初初相處的這段時日,已經對她完全改了觀。

    如今听到黃宇這麼說,皆站起來,怒目圓睜的看著黃宇,仿佛下一秒就要沖上去將他打倒。

    “坐下。”

    陸初初抬眸,看了眼他們三個,語氣淡淡,“黃老板這麼一個大忙人,今日肯光臨我們寒舍,已是榮幸。”

    她神情悠閑,似乎一點也沒有被打擾吃飯的壞心情。

    黃宇聞言,笑出聲來,順便還拍了幾下手,沖著方力三人做了個挑釁的動作。

    而後語氣傲慢︰“確實是你們的榮幸,這我不否認。不過,陸老板好像不太歡迎我啊,怎麼都不肯正眼看我黃某一眼呢,難道是覺得慚愧了?”

    陸初初輕笑一聲,聲音如被微風輕輕拂過的風鈴般,叮鈴鈴的。

    煞是好听。

    她緩緩站起來,轉身看向黃宇。

    嘴角含著一抹溫柔的笑意,上下打量了下黃宇,而後視線定格在他那張滿是麻子的臉龐,眼眸里藏著讓人看不懂的情愫。

    黃宇並非沒有見過陸初初,可每次見她時,她都是一副一場不耐煩的樣子,掛著一張冷臉。

    他還從沒見過陸初初沖他笑著的樣子,一時之間入了迷。

    原來這丫頭,笑起來這麼好看啊。

    他內心里忽然籠罩出一抹邪惡的想法。

    陸初初見他臉上逐漸浮現出的猥瑣之情,眸間閃過一絲冷笑。

    俗話說(色)字頭上一把刀,黃宇今日既然踏進來了,她就不可能讓他安然無恙的從酒館里出來。

    她眉目間滿是溫柔,緩緩走到黃宇身邊,少(女nu)身上的芳香味直直逼近他。

    黃宇猥瑣的笑了兩聲,迫不及待地想要伸手抓住陸初初,將她帶到自己懷里。

    卻被陸初初靈活地躲了過去,她沖黃宇笑了下,而後緩緩將自己的外衫褪去,用甜到發膩地聲音道︰“別急。”

    緊接著,她走到黃宇面前,不過一指的距離。

    黃宇還沒來得及高興,就在下一秒听見陸初初淒厲的喊聲︰“來人啊,救命啊,黃宇要非禮我這個弱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