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是覺得抱歉,他的眼底卻滿是嘲諷,惡意也毫不掩飾。[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病房里安靜下來,只剩門外人路過時發出的腳步聲。

    程說寧還沒說話,韓添就已經氣急敗壞地抓著程孟的手臂,要把他扯出去。

    手臂上的力道太重,程孟掙扎了一下沒掙開,對上韓添警告的目光咧嘴一笑,狠狠推開韓添,撫平自己有些褶皺的衣服。

    他很自然地坐在旁邊椅子上,翹起二郎腿,用手撐著下巴看向程說寧,慢悠悠地說︰“怎麼不說話了弟弟我有哪句話戳你心窩子了嗎不好意思啊,你知道我這人平時話少,不太會說話。”

    “不會說話就別說話,沒人想听你說話。”程說寧把手中的碗放在桌上,對程孟這種陰陽怪氣已經習以為常,知道什麼樣態度最能氣到他,淡笑道,“白菊和你更配,送我不如送你自己,一朵太少,可以多去買幾朵。”

    從有記憶起,程孟很厭惡他。

    小時候程說寧並不懂什麼是討厭,天天跟在程孟身後叫他“哥哥”,想和他一起玩。

    但每次都被程孟推開,狠罵一頓,甚至希望他早點死掉。

    明白程孟是真的討厭自己後,程說寧不再接觸程孟,而程孟卻一反常態,抓住什麼值得嘲諷他的機會,就會陰陽怪氣起來。

    直到現在,程說寧都不明白,程孟對他的這份“惡意”從何而來。

    程孟臉上笑容微僵,他將劉海往後捋去,低低地笑出聲︰“看來弟弟是不喜歡我送的這一朵。那我衣服上這朵怎麼樣弟弟喜歡嗎”

    程說寧沒去看他,拿起桌上放著的書打開︰“很配你,眼光不錯。”

    程孟還要說什麼,韓添不耐煩地吼出聲︰“有完沒完寧寧需要休息,給我滾出去。”

    程孟站起身︰“那我就不打擾了。弟弟要記得好好休息,把頭上的傷養好哦。”

    這話听起來十分怪異,程說寧看向程孟,對上了他那雙充滿虛假笑意的眼楮。

    ‘真可惜,只是額頭受傷了,為什麼你沒被那人撞死呢。看來我還是需要加把力,下次努力讓你下不了床。’

    陰測測的聲音讓程說寧瞳孔微縮,抓緊了手中的書。

    他之前還在奇怪,影院走廊那麼寬敞,怎麼會有人把他撞倒,現在明白了。

    那人完全是程孟找來的,故意撞他的。

    “還不趕緊滾。”看程孟還沒離開,韓添怒不可遏地拿起椅子要往他頭上砸。

    程孟轉過身︰“那我走了,弟弟。”

    “站住。”程說寧合上書,淡聲開口,“把你的東西帶走。”

    程孟步伐一頓,扭頭笑道,“什麼東西……”

    在看到床上坐著的少年滿臉冷漠時,程孟挑挑眉,有些詫異︰“弟弟是生氣了嗎”

    之前他再怎麼嘲諷程說寧,也沒見程說寧這麼冷漠,看來這次是被他激怒了。

    程說寧沒有理他,微微垂眸看著地上被踩爛的花。

    沒有人能看到他臉上的神色。

    韓添椅子都快舉累了,扔在地上,瞥了程說寧一眼,不耐煩催促︰“你耳朵聾了還不趕緊撿起來你的花滾蛋”

    程孟蹲下身,撿起地上的花,剛站起身準備走,就听見少年淡聲道︰“撿干淨。”

    地上散落了幾片花瓣,十分明顯。

    程孟差點沒忍住直接把手上的花甩在程說寧頭上。

    他氣極反笑,再次蹲下身,撿起來地上的花瓣後還拿衛生紙把地面擦拭干淨,抬頭看著程說寧,“可以了嗎弟弟可真有福氣,有人守著,我要是不做,估計要被打死吧。”

    ‘這次我忍了,下次一定讓你還回來。’

    程說寧眼里毫無波瀾,像是沒听見他陰陽怪氣的話般,拿過書打開繼續看,“你可以走了。”

    那冷淡像是打發什麼無關緊要人的語氣讓程孟的手指收緊,花在掌心里幾乎被握爛,他咬牙切齒地起身離開了,關門時故意用了很大的勁。

    “砰”的一聲,震耳欲聾,卻並未驚擾到床上眉眼淡漠的少年。

    韓添往外走去,“寧寧,我去看看他走沒走,太過分了。”

    程說寧翻了一頁書,“嗯”了一聲,始終很平靜。

    韓添走到門口停了,看了眼程說寧,有些猶豫,最終還是出了病房。

    程孟就坐在醫院門口的椅子上等著,似乎猜到韓添會過來一樣。

    韓添走過去坐在他身側,神色有些暴躁地問︰“你什麼意思為什麼突然過來還整這麼一出”

    程孟懶洋洋地說︰“還不是怕不來看他,爸媽要說我沒良心了。”

    “你送他白菊什麼意思你就這麼討厭他”韓添問,“還恨不得他死”

    “你這句話你問我”程孟忍俊不禁,“你自己不是也討厭他嗎”

    “那不一樣,我只是有點嫌他麻煩而已。”韓添皺眉,心里有些不快。

    程孟說的是實話,可他為什麼听著這麼不爽呢,按理來說應該不會這樣子的。

    “是啊,我討厭他,我天天恨不得他立刻死,消失在我面前。可惜,祈禱了十幾年,也沒任何作用。”程孟勾住韓添的脖子,“別那麼生氣啊,難道是要我哄哄你嗎”

    他親了親韓添的臉,推開韓添,“好了,別生氣了,我要回去了。我今天過來其實就是覺得你陪他那麼久,害得我都看不到你,心里有些委屈,所以才忍不住跑過來看看你。”

    韓添冷冷地盯著他,片刻後驟然一笑,摸了摸程孟的腦袋,“下次不許再這樣來了,都沒通知我,害得我措手不及。現在看到我了,回去吧。”

    程孟把手中的花丟進垃圾桶里,拍了拍手,提醒道︰“他好像不一樣了,該不會是發現了什麼吧看看他今天對我的那種態度,之前可從來不會這樣。”

    這句話讓韓添心下一驚,想到什麼,叫住了要離開的程孟︰“說起來我還一直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討厭寧寧他做了什麼讓你討厭的事嗎”

    “那你呢”程孟笑著反問。

    “說起來不應該是討厭,應該是膩了,看久了煩了而已。比起來像他那樣子的人,我更喜歡你這樣主動的。”韓添攤攤手,表情極為無辜。

    程孟“嘖”了一聲,轉身往外面走去︰“我和你不一樣,我是真的討厭他。討厭的事兒他倒是沒做,但光他這個人的存在就足夠讓我討厭了。從一開始他就不該出生在這個世界上,不該姓程。”

    ……

    韓添回到病房的時候,少年不知何時下了床,站在窗前,看著外面。

    金燦燦的陽光落在他的身上,將黑色的短發渡了一層光,看著十分耀眼。

    他不知道看到了什麼,唇角微微上揚,精致白淨的側臉看著無比乖巧。

    韓添不禁跟著笑起來,走過去,“寧寧,在看什麼”

    “沒什麼。”程說寧轉身,臉上笑容淡了很多,“你回學校上課吧。”

    韓添想到程孟說的話,別扭說︰“我已經請假了,這一周我陪著你。”

    程說寧“哦”了一聲,沒再說什麼,比起來之前,態度顯而易見的冷淡了不少。

    過度的安靜與沉默讓韓添無比不自在,主動開了話題︰“剛剛出去沒看到程孟,下次再看到他,我一定不讓他好過。寧寧,這次你別勸我了,程孟這人就是欠揍。”

    想象中的勸說並沒有听見,韓添抬頭,見程說寧在看手機,絲毫不在意他的樣子,喊了一聲︰“寧寧你听到我剛剛說的話了嗎”

    “听到了。”程說寧語氣毫無起伏,“怎麼了”

    “沒,就是之前你老勸我別對程孟怎麼樣,我還以為這次你又會說呢。”韓添握緊拳頭,“他太過分了,這次我說什麼也不會放過他,就算寧寧你讓我別理他我也不會手下留情。”

    程說寧沉吟片刻,對韓添笑了笑,“那你打算怎麼對他”

    萬萬沒想到會得到這麼一句,韓添怔住了,反應過來認真道︰“揍他一頓,讓他給你道歉。”

    程說寧頷首,根本不信韓添的話,繼續看手機。

    班群里的人活躍異常,程說寧不由自主地點開了徐望知的頭像。

    是一把綠色的傘,看著有些眼熟,卻想不起來為什麼眼熟了。

    一星期後,程說寧出院了。

    這天韓添沒有來,是出差回來的周尋渡過來接他的。

    穿著黑色西裝,戴著眼鏡男人從車上下來,俊美的臉上滿是溫柔的笑意,氣質優雅矜貴,停在程說寧面前時吸引了許多人目光。

    “瘦了很多,沒能回來照顧你,抱歉。”周尋渡滿眼心疼地開口。

    程說寧搖搖頭,“不用道歉,我已經沒事了。”

    和周尋渡相識到這麼多年,他一直很溫柔體貼,耐心沉穩,任何人發現不了的小細節他都能發現,

    程說寧踫到什麼解決不了、苦惱的事情都會找他。他會在仔細傾听完後安慰他,哄他高興,然後幫他一起想辦法解決。

    男人要去開副駕駛門,程說寧見狀先他一步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周尋渡收回手,看著程說寧,鏡片後狹長的雙眸輕彎,嘆息一聲,意味深長地說︰“阿寧長大了。”

    程說寧把頭上的鴨舌帽拿下,聞言反駁︰“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

    周尋渡笑了笑,眉目寵溺地關上車門,坐在駕駛位後把準備好的零食遞給程說寧,“我帶你去吃飯,想吃什麼”

    程說寧沒什麼食欲,連看平時自己喜歡吃的零食都沒興趣。

    他把帽子放在一邊,拆開了一個話梅放入口中,在下意識也想給周尋渡拆一個的時候,發覺這個動作有些過于親密。

    想到韓添那些話,還是停下了。

    “這個是給我吃的嗎”周尋渡一眼看出他的退縮,笑了笑,湊近程說寧。

    溫熱的氣息襲來,程說寧抬眸看著男人近在咫尺的臉,往後退了一下,拉開距離。

    這個明顯帶著抵觸的小動作沒逃過周尋渡的眼楮,他並未在意,將副駕的安全帶扣好後看了一眼程說寧拿著的話梅,沒有說話,卻有所示意。

    ‘難道不是要給我吃的’

    那句心里所想的話讓程說寧反應過來,把話梅遞給他,讓他自己拆開吃。

    “我不在的這幾天發生了什麼嗎和韓添他們吵架了”車子啟動,周尋渡輕聲開口。

    “沒有。”程說寧低聲道,看向窗外。

    等綠燈的時候,周尋渡偏頭看向身邊的人,嗓音柔和道︰“寧寧,有什麼事兒不要藏在心里,憋久了會憋壞的。”

    程說寧沉默不語地打開車窗。

    外面不知道什麼時候起了風,少年的劉海被吹的無比凌亂,他微微眯起眼楮,看著路上的行人,輕笑一聲︰“你們是不是都挺討厭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