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知道,此刻的夙紫函正在自己幽靜的院子中靜心數著屋頂的雨漏,一滴、兩滴、三滴……每一滴的間隔約為多少,正在逐漸遞減,說明雨勢在緩慢地變大。【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世間萬物,都是可以計算的。對夙紫函而言,從小就把時間當成計量單位,用來計算距離、速度,但前提是要做到對每一時間刻度都掌握得精準無比。

    常人走路就跟呼吸一樣自在,他卻要分神去計算速度和距離。

    不知道明天大師兄還要不要听凡間的事情,還有好多好多可講的,但他還感興趣嗎?

    米荔不覺伸出手指,想起白天時跟他說的那些話,指上其實一點疤痕都沒有。今天的大師兄也太平易近人了吧。

    听著屋檐的雨漏,米荔很快閉上了眼楮,白天的練劍已經消耗了她太多體力,小時候學舞蹈都沒這麼累。

    為了盡快熟悉本初劍,米荔連睡覺都抱著那把劍,夢里還喃喃念著︰“……直直地遞出、要直直地,豎起耳朵,听風,听聲音,這個聲音就是對的……運劍、運劍,听聲運劍,歪了,動作有一點點歪,劍就更歪了……我記住了,大師兄……听聲音嘛……”

    第二天,米荔又早早來到練劍坪,月亮還掛在天邊,整個草坪都是淡黑色的,地上只有她一個影子。米荔揮揮胳膊,怎麼感覺今天的本初劍比昨天還沉了呢?胳膊也酸痛無力。不過米荔也不在意,只要力度練起來就會好多了。

    天地、草坪仿佛都成了她一個人的。米荔閉上眼楮,豎起耳朵,回想著大師兄教的動作,一遍遍地練習著。這時候所有人都還沒睡醒,周圍安靜得出奇,每揮出一劍,都得清晰地听到一絲絲不一樣的風聲、劍聲。

    盡管這劍聲很細小,也沒有那麼干淨利落,但在米荔听來已經很颯了!

    練劍坪遠處的一個院子里,有人推開窗戶,一陣清晨的風帶著昨夜的清涼吹進房間。夙紫函起身穿著衣服,往外一望,練劍坪上竟然有人。

    仔細一認,竟是米荔小師妹。一邊系著紐扣,一邊走到窗前。動作比昨天漂亮了,進步確實挺大的,只是手無縛雞之力,再好看也只是個花架子。

    就憑這身力氣,也敢來鑄劍院,有你苦頭吃的。

    夙紫函忽然看到桌子上放的汗巾,看了一會,拿起那汗巾,托在手心上,又看了一會,竟放到鼻子下聞了聞。

    外面朦朦的草地漸漸變成淡綠色,米荔的影子也變得越來越濃。這時,三三五五的人走向了練劍坪,大部分都是外門弟子。

    那這外門弟子基本只做一些苦役,打鐵,磨粉,過濾等等……只有資格優秀的才會被師傅收為門內弟子,目前門內的就只有十二個,外加半個交換生。

    米荔見小賣部開了,不得已,去買了顆“大力丸”服下,不然今天手臂要作廢。

    一刻鐘後,米荔感到整個人充滿了力量,給人一種小小的膨脹的感覺,心說這仙界的東西可真好用。

    幾套基本劍法打下來之後,來練劍的那些人又三三五五各自干活去了。

    米荔也向鑄劍院那邊走去,心情有些忐忑。今天開始就要到鑄劍院報道了,師傅師娘也沒打算去鑄劍院交待一聲,去到只能找大師兄了。

    還沒到鑄劍院,就听到里面叮叮當當的打鐵聲,一陣悶熱從里面散發出來。

    “快出來看,我們鑄劍院來了個女弟子!”

    米荔還沒走進去,就有一個光膀子大漢跑出來大叫,恨不得把所有人都叫過來。緊接著,一個個腦袋從門里鑽了出來。

    米荔含住嘴唇,笑了笑,“師兄們好。”

    “師妹好!”一陣齊刷刷的聲音帶著滿滿的歡樂。

    米荔又不是沒見過光膀子,小小意思好吧,你們這些穿“裙子”的男人。

    “听說還是個凡間小妹妹。”

    “凡人?凡人小妹妹?嘖嘖,那個交換生?”

    “就是她,叫米粒的。”

    米荔微笑著走近過來,大大方方自我介紹了一番,“日後還請師兄們多指教。”

    “當然!”

    “肯定!”

    “確定!”

    眾人把門口堵得米荔根本進不去,還好後面走來一人,跟眼前的大漢相比,是那樣的玉樹臨風,風度翩翩。

    “還不快去干活。”

    “是。大師兄。”

    “大師兄,我來帶小師妹吧。”

    “滾進去!”

    “是。”

    夙紫函看著米荔笑了笑︰“這些人就是這樣的了,听說你們凡間穿得也都很……”沒想到夙紫函會為這些大漢的光膀赤膊感到抱歉。

    “我看慣了。”米荔遞出一個笑臉,很哥們地拍了拍大師兄的肩膀,走進了鑄劍院。

    里面果然火熱火熱的,但還不是主要的打鐵場所,打鐵的都在內院,外面的都在搞材料。

    一看到各種材料,米荔立刻睜大了眼楮,哪怕黑色,在她眼里看來都是不一樣的黑。正想細細看一下,旁邊卻走出來一個人,看上去道貌岸然,臉上毫無待客的笑意。

    是五師兄蒙山,他也是鑄劍師,他的妹妹就是跟自己做了交換的昕予,如今正在自己的母校大學里,此刻應該在背誦元素周期表吧。

    “蒙山師兄。”

    蒙山陰著臉,“你一個女孩人家,來鑄劍院成何體統?你們凡人都這麼不要臉的嗎?你來這里,我們還怎麼干活了?”

    米荔平素很少跟這個蒙山師兄說話,這個人對別人還好,對自己總是不苟言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昕予的原因,讓他這麼討厭自己。可昕予去凡間也不關自己的事呀,是師傅師娘派她去的。

    再說,我們凡間有什麼不好?我都已經交代我的同學好好招待她了,周末還住我家呢。

    “五師兄,我來這里是師傅師娘同意的,我是可以自己選擇專業的。”

    大師兄走過去,半開玩笑道︰“蒙山,小師妹見多識廣,她都不在意,我們要是在意就顯得小氣了。”

    “鑄劍院從來就沒有女子進來,她一介凡人,沒有淬體,怎麼打鐵?”

    “蒙山,別這樣,別嚇到小師妹了。”夙紫函眼神里並沒有關切的信息,倒是多了一番別味。

    隨即蒙山無奈地嘆了口氣,夙紫函很了解他在想什麼。

    米荔看了看周圍,“除了打鐵還有其他可以做呀。大師兄不也不用打鐵麼?”

    “你能跟大師兄相比嗎?”

    米荔走到材料架前,看看這個看看那個,說道︰“這是生銅……這是精銅,這成分不錯,生鐵就太差了……這個燒出來硬度太高,這是鋅、這是錫,可惜都不是很純,燒出來會有氣泡……”

    夙紫函沒想到她還懂這些,“你怎麼認識這些材料的?”

    米荔拍拍手上的鐵灰,“千萬不要小看我們凡間的工業水平和大基建。”

    “大基建?”

    米荔沒有解釋,望向蒙山師兄,看他似乎很不服,還走過來一一檢查看自己說的對不對,不幸的是,全部對上了。

    蒙山十分不解,忽然拿出一包□□,在眾多深色金屬中顯得十分奇特,遞到米荔面前︰“這是什麼?”

    米荔用手指捏了捏,搓了搓,不假思索地道︰“磷。”

    蒙山有點吃驚,但並不放在臉上,一開始,大家都對這個凡間交換生感到十分新奇。但新奇不過兩天,後面發現凡人比仙人更加舔狗,便不過爾爾了。

    大師兄也是沒想到米荔還有這個技能,于是道︰“既然你這麼熟悉材料,不如以後你就跟蒙山師兄一起,冶煉鑄劍材料吧。”

    “跟蒙山師兄?”米荔大不願意啊,原來蒙山師兄也是搞材料科學的,這下難了。“大師兄,不,不能跟你嗎?”

    夙紫函笑道︰“你沒有內力,如何育靈?蒙山,小師妹就交給你了。”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夙紫函笑了,大步離去。

    米荔扁扁嘴,一副無奈。

    蒙山指了指旁邊那堆廢鐵,“把那堆鐵融了,分離出銅和鐵來。”

    “什麼?”

    “叫你燒火冶煉。”

    米荔懊惱起來,不過半分鐘之後,她又問︰“需要多久分完?”

    “七天內,你就干這些吧。”

    米荔笑了,“是不是不管我怎麼做,只要能分出鐵和銅就行了?”

    “那當然。”

    米荔高興了,“那我……可以去玩了?”

    “你不燒火你還去玩?”

    “反正七天之內交給你就行了。總之、保證、一定。”

    蒙山看不懂了,這凡人頭腦里都在想什麼呢?難道這就是凡人們說的“戀愛腦”?反正,七天要是不能分煉出來,保證、一定,讓她滾出鑄劍院。

    米荔已經可以在鑄劍院里自由來去了,她跟這個打打招呼跟那個打打招呼。一個個看到小師妹走過來都十分熱情地歡迎,恨不得衣服只穿半邊。

    米荔不敢造成太大影響,于是穿過內院來到大師兄的育靈房。

    正好有人給大師兄送劍,米荔便跟在那人後面,來到了大師兄的“育靈劍房”。

    一進房間,米荔就被驚呆了,這哪里是房間啊,這根本就是花園大平層啊。師傅師娘對大師兄也太好了吧。

    “師兄,虞鬼劍送到了。”

    米荔左摸摸,右看看,後門一推,就是大花園。不進鑄劍院都不知道這里面這麼好。

    “師兄,你也太豪了吧。住這麼大的地方,loft工作室啊。”

    夙紫函收下劍,道了聲謝後,走向米荔,“因為育靈需要一個比較好的環境。”說完又補充道︰“正常來講。”

    “那非正常呢?”

    “非正常的,孕育出來的便是魔劍。”

    米荔連連點頭︰“難怪這里正氣這麼足呀。”米荔深深吸了一口“正氣”,哇,滿滿都是大師兄的氣息。

    米荔正要走進花園,大師兄卻叫住了她︰“不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