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外面……嗯,有危險。[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別嚇我了,一個花園會有什麼危險,再說,不是還有你在嗎?”

    “那你千萬不要走到茶花那邊去,我看看他們送來的新劍。”

    “茶花後面有什麼?”

    “也沒什麼,只是我私人的一些東西而已,從未給人看過,怕你見了笑話。”

    夙紫函的話勾起了米荔更大的興趣,心想,偷偷瞄一眼總行的吧。“好。”

    夙紫函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回到桌案上,端詳著劍匣里的虞鬼劍。

    當他閉上眼楮沉下心,便感覺到這劍與其說是劍,不如說是一件法器,不過是套了劍的型格而已。法器也有法器的靈,這靈要是孕育出來,只怕連主人都難逃其手。

    夙紫函定了定心,伸出手去,第一次與劍的相觸,便是與劍的第一次對話,這時候心境一定要足夠強大,又必須溫和,方能取得靈的信任。

    育靈便是破開靈竅,使靈真正地成為一個劍靈,守護主人。

    夙紫函一直是殤水劍府的育靈高手,從他手上孕育出來的劍靈不知多少。9歲時,他就能與劍靈溝通,後來便成為了育靈師。

    育靈師並不多,像白花花這種能與劍靈溝通的,都不一定能夠育靈。她溝通的都是已經成形的劍靈,在劍靈沒有成形之前,好似在胎盤里,常人根本無法溝通。

    相劍師可以培養,但育靈師只能靠天分。

    夙紫函一踫到“虞鬼劍”的瞬間,便感到濃濃的陰氣,這股陰氣像要沖破禁制似的,急不可耐。

    夙紫函不斷發出念力,才漸漸使得這團陰氣稍安勿躁下來。

    這時候,夙紫函才拿起那把虞鬼劍,緩緩拔出劍鞘。這把劍彎彎曲曲,有如靈蛇,但還沒開刃,劍體也不光滑,看上去有些粗糙濫造。但為了打造這把劍,自己總共調了三名鑄劍師,還有十名比較專業的外門弟子放下手里所有的活,專門鑄好這一把劍。

    這把劍是蠍子山的紫晶洞府老仙交待鑄造的,師娘當時還擔心這把劍太陰,怕在育靈的時候傷到自己,曾一度拒絕。但紫晶老仙執拗非常,還送出一車火紫晶。

    火紫金里面有一種特別的元素,可以用于鑄劍,對于鑄劍門而言,看那一車火紫晶,就仿佛看到了一把絕世好劍。

    一把好劍能可以養活很多人的。

    雖然虞鬼劍並不難鑄造,但因為在鑄造過程中不能去除戾氣,還要加入鬼火磷,布陰陣,從而鎖住陰氣。致使這把劍一問世,就帶有邪惡的本質。

    盡管算不得魔劍,但卻是實打實的陰劍,鑄造陰劍,本就不是殤水劍府歷來的傳統。

    山下的劍淌蘭搖 ^子啼世家,倒是經常有鑄造陰劍這種好活。

    師娘癱閌搶醋浴敖8媸蘭搖保 蹦曇薷淥 8 陌椒珊# 獾匠ク廈塹囊恢路炊浴0椒珊J悄詼 慕8 潑偶壇腥耍 蛭 飧齷槭攏 畹愕輩簧險潑擰br />
    當年鬧得還挺大的,直到癱δ鐫諢槭律閑家槐滄硬徊斡脛J亂耍 8 謨泄}V 攏 疾還剩 徊斡耄 獠牌較 甦欏br />
    癱δ鋃砸踅J 至私猓 曜暇S舷傻鬧K 蠛螅癱 湯 煞虻講  嬤 渲欣骱Γ M煞蚧鼐餳隆5 筒蛔︿且懷禱 暇 閃聳Ω蛋椒珊5難劬Γ 鈧棧故怯Τ邢呂戳恕br />
    夙紫函感覺虞鬼劍里的陰氣已經平和下來了,隨著他的念力催動,里面的陰氣像一團涌動的烏雲,那便是靈的混沌狀態。

    給這個靈開個竅,就算育靈成功了。

    至于開一竅、兩竅、還是三竅、四竅……就得看主人出得起什麼價了。一般而言,都只需要開一竅就夠了,開多了容易被劍靈反噬,也就說是劍靈不能太聰明。

    厲害的劍必須要有更厲害的主人才能壓制得住,最多也就開到六竅。

    從來就沒有開七竅的劍靈,開七竅,等同于人。

    開九竅,等同于仙。

    這個虞鬼劍,應紫晶老仙的要求,要開到兩竅。

    夙紫函專注凝神地跟那團黑色混沌溝通著。一個沒有開竅的靈,常人是根本溝通不了的,連相劍師也不例外。

    育靈師可遇不可求,是仙界里最稀罕的人才。

    殤水劍府每年都要派人下山尋找具有育靈師資質的人,以培養接班人,一旦接班人跟不上,整個劍府就會淪為二等劍府。

    當今仙界有三大劍府,分別是殤水劍府、靈都劍府、穹域劍府。

    此外還有兩大世家︰劍淌蘭搖 ^子啼世家,這兩家也是世代鑄劍的。

    一個育靈師的誕生,往往是幾家打著搶的。

    至于夙紫函是怎麼來的,便後文再講了。

    此時,米荔正在呼吸新鮮空氣,周圍都是花香,沁人心脾,每一陣風的味道竟然都是不同的。大師兄這豪宅,真得讓人奮斗三萬年。

    米荔小心翼翼地靠近茶花,這些茶花跟凡間很不一樣,正待慢慢欣賞下,腦海里又想起師兄的話,心想,不過去也行,這這邊瞄一眼總是可以的。

    忽然旁邊一棵大竹子吸引了她的注意。米荔掂起腳尖透過茶花望過去,竹子竟然會開花!

    大片大片的竹花像雪一般,漫撒在空中仿似白羽鳳尾,一陣風吹來便簌簌而下,仿佛無窮無盡似的。難怪腳下那麼多一點一點輕似雪的落花。

    那邊一定是滿地白了吧。

    米荔心想著,撥開茶花縫隙望出去,她可是牢牢記得大師兄說的話,不要踏出這排茶花的範圍。

    透過闌珊的花葉望去,米荔大吃一驚,大為震撼,好漂亮的“雪地”。

    滿地的白,滿地的風,滿地的情。

    風輕輕地翻飛著地上輕若白雪的竹花,像一陣陣花浪,花浪里,好像有東西……

    人?!

    米荔嚇得趕緊後退,心悸不已,那白慘慘的人,坐在花地上,一腳曲起,像是在想著什麼,身上落滿了花瓣,除了白,根本沒有一絲其他顏色。

    米荔覺得自己已經被看見了,急匆匆向育靈室跑去,先問個所以然和之所以然吧……

    “大師兄……”

    米荔的腳步還沒邁進後門,突然一團黑氣襲來,像霧一樣飛進身體。

    一半已經飛了進去,一半卻像被什麼給拉住了,一看,師兄正在驅動靈力拉住那團黑氣。

    米荔嚇呆了,不知道該怎麼做。

    “別動!”

    忽然那黑氣一個倒飛,反竄進大師兄的手里,大師兄的手霎時變黑了。

    “大師兄!”

    米荔跑過去扶住腳步不穩的大師兄,但見大師兄念動口訣,發動手訣,那團黑氣漸漸被凝于指尖上。

    米荔見他臉色都緊繃了,似乎很嚴重。

    “走開點……”

    米荔恨自己幫不了大師兄,只能乖乖後退,心里慚愧得不得了。退到案桌邊上,突然耳邊傳來一陣清脆的崩裂聲,轉頭一看,身後劍匣里的劍突然裂了!

    再看大師兄,手指上的那團黑氣已經不見了,散了開去。

    夙紫函嘆了口氣,走到劍匣前,看了一眼斷劍,“算了。”

    “怎麼了……大師兄。”米荔唯唯諾諾十分難過地問道,歉意滿滿。

    大師兄沉聲道︰“沒什麼,只是下次不能這麼冒冒失失了。被你這麼一擾,靈就不受控制了。這靈是陰性的,你又是女的,它便吸附過去了。”

    “那……現在怎麼辦?”

    夙紫函拿起劍匣里的劍片,看了看又扔了回去,“重新做一把吧。靈散了,這劍就猶如廢鐵了。”

    米荔很過意不去地拉了拉夙紫函的衣袖,“對不起了。這把劍要怎麼鑄造,我幫你吧。”

    “沒事,你去練劍吧,既然要取得仙藉,就得下一番苦功夫。”

    米荔扁扁嘴,用力地嗯了一聲,只好出門左拐了。忽然一想,還沒問大師兄那個“白毛人”的事呢。

    米荔停下腳步,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不該回去的好。悄悄走到門口旁邊,貼著牆听听里面的動靜,又偷偷瞄上一眼,只見大師兄張了張胸口,好像有些生疼,不適。

    米荔並不善于安慰人,心里仍是愧疚,摳著牆走幾步,又停下來。

    就在米荔剛剛離開,育靈室的後門便走來一個曼妙的女子,夙紫函的眼角一看到那身材,便知是白花花師姐。

    師姐直接就進來了,“你怎麼讓她來這里?”

    夙紫函趕緊蓋上劍匣,“呵,她喜歡,就讓她走走看看吧,也沒什麼。”

    “沒什麼?你這里可是除了我和師娘之外,沒第三個女人來過的。”

    “哦,好像是的。”

    “你好像對這個小師妹不錯,就不怕其他師妹有意見?”白花花自己找了張椅子坐下,看上去很是放松。

    夙紫函溫聲道︰“她一介凡人,孤身一人來到這里,作為大師兄,自然要多關心一下的。”

    “你就不怕她成為眾矢之的?”

    夙紫函笑了笑,沒有回答。

    “你忘了昕予是怎麼下凡的了?要不是你對她太好,她會被貶下去?”

    白花花十分直接干脆,對于這個弟弟,她從來都不包庇。昕予作為交換生下凡,其實在仙界眼里,就是被貶下凡。不同于人間,挑選上來的都是最優秀的人才,但對仙界而言,只有被貶才會下凡。

    仙界靈氣充裕,人間空氣渾濁,一旦下凡,無論體質還是靈力,所有修為都會逐日下降,加上沒有靈石靈藥,一旦生病苦痛也只能自己熬過去。

    夙紫函拿起架子上另一把精美的劍,一邊端詳一邊道︰“所以才要把昕予換回來。”

    白花花一時有些不懂,但仔細一想,又明白了,“果然,你從來就不是我簡單的弟弟。”

    夙紫函輕輕一笑,彈了一下手上的長劍,發出一聲清亮無比的劍嘯,“再晚些,昕予就被人間給污染了,跟那個女人一樣,渾身煙火氣。”

    白花花感到很意外,“你該不會真的動了情吧……”

    夙紫函走開兩步,那人畜無害的臉變得冷峻,“我只是不想昕予師妹在人間受苦罷了,就當……是我欠她的吧。”

    “欠?到底是欠還是情?”白花花走到夙紫函面前,撫了撫他的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