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的底(色)調是黑。[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綿延無盡、沉悶詭異的黑。

    貼著“幀弊值拇蠛斕屏吒 移穡 ┌鑫お踔蜆猓 佔 〈竺派戲焦易諾吶曝搖  疚欄 俊br />
    天空下起暴雨,刮起狂風,電閃雷鳴。

    避雨的行人在黑夜里拔腿狂奔。

    但在路過這座府邸時,竟放輕了腳步,連本就不大的呼吸聲都下意識屏住。

    偶爾投向府邸的目光里,流(露)出幾分看得分明的厭惡與畏懼。

    直到跑出一段距離,行人才敢與身邊的友人交談。

    “……刑獄司少卿衛如流這樣的人,竟也有姑娘家樂意嫁過去。”

    “衛如流?我知道此人,但初來京城,不了解他具體做過什麼。”

    “血洗刑獄司,踩著前任刑獄司少卿的尸骨上位;最擅長抄家滅族,這幾年里,有十幾個富貴綿延數代的家族在他手底下覆滅。最出名的那個家族你肯定也听說過,就是慕家。”

    “慕家?”友人驚叫,“可是常出帝師、大儒的那個慕家?這可是從前朝就顯赫到現在的大家族啊。”

    “二位怕是還不知道吧……”

    同在一處屋檐下避雨的老者幽幽(插cha)話,語氣唏噓。

    “那位新娘子,正是出身于慕家。名字好像叫……慕秋。”

    恰在此時,一道閃電在衛府上空炸開,被黑暗吞噬的衛府驟然明亮。

    喜房的窗沒閉緊,狂風從縫隙鑽進來席卷屋內,將桌上擺著的兩根喜燭火焰吹得上下跳躍。

    噗——

    一聲輕響。

    原本該燃至清晨的喜燭,齊齊被風吹滅。

    黑暗之中,有道修長挺拔的身影沉沉朝喜床倒下。

    那人身穿喜服,正是今日婚禮的主角之一——

    新郎衛如流。

    緊接著,有一把刀撩開床幔,握著刀的手緩緩前移,落到衛如流的心髒上方。

    (死si)亡已經懸在他的頭頂,隨時都有可能落下。

    他體內中的毒已經發作,可他依舊有幾分余力。

    這樣的關頭,衛如流沒有反抗,沒有動作。

    他竟只是笑了一聲。

    “給我下了絕無解藥的刑獄司劇毒還不夠嗎?”

    “你在(身shen)體各處下毒,以身做餌,用自己這條命設局(殺sha)我,就當真如此恨我?”

    黑暗中看不清他的容貌,只能听到那如鬼魅般的沙啞笑聲在屋內響起。

    “若是覺得不夠解氣,那就繼續。”

    握刀的手沒有受到這些話的影響。

    如捅紙一般,鋒利的刀輕松沒入血(肉rou)之間。

    從頭到尾,衛如流都在笑看著這幕,好整閑暇的模樣。

    就仿佛……是在欣賞自己如何死去。

    也像是在欣賞這位貴女第一次出手**的姿態。

    刀一捅到底,然後,被慕秋用力拔出。

    鮮血噴濺散開。

    血(色)暈開新娘子精致的妝容,刀柄照出慕秋冷漠到極致的眉眼。

    就在刀尖將要抽離衛如流(身shen)體時——

    他竟一把鉗住慕秋手腕,反將刀柄一點點,慢慢地堅定地推回他的(身shen)體里。

    到最後,被血浸熱的刀尖再次全部沒入滾燙心髒。

    接連兩次被捅穿心髒,衛如流的聲息已經越發微弱,溫熱的血液從他身下蔓延,混入那床繡有鴛鴦戲水圖紋的大紅褥子上,觸目驚心。

    “……如果只是單純和我同歸于盡的話,好像確實不算報了慕家的仇。”

    “你親手捅我一刀。”

    “我自己,再送你一刀……”

    血腥味充斥著慕秋鼻尖,而他漸低的聲音,死死纏繞在慕秋耳畔。

    ***

    轟隆——

    驚雷聲在揚州城上空響起。

    暴雨傾盆,轉瞬而至。

    一棟一進制的老舊院子里,慕秋的(身shen)體不知何時蜷縮在了一起。額頭密布著一層薄汗,頰側碎發被汗濡濕後,緊緊貼在她蒼白的臉上。

    她的牙關咬得極嚴,長翹睫毛劇烈顫抖片刻,終于緩緩掀開,(露)出那雙素來剔透的眼楮。

    只是此時此刻,她的眼里多了些許血絲,整個人籠罩在倦意和倉惶之中。

    “這個夢……”

    慕秋從(床chuang)上坐起,輕薄的被子蓋在身上,被她圈在懷里。

    她將兩只手舉到眼前,左右翻轉著細看。

    這兩只手縴細白淨,骨節分明,一看就是不曾**過武(殺sha)過人的手。

    可是剛剛那個夢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這麼真實。真實到慕秋還能回憶起鮮血的粘膩溫熱,以及一個生命在她身下逐漸凋零的可怕。

    夢里的慕家(發fa)生了什麼禍事,以至于會落得這般下場。

    刑獄司少卿衛如流又是何人,為何會以這種形式出現在她夢中?

    慕秋的手常年冰涼,她用手掌貼緊額頭,借著這份涼意整理自己的思緒。

    她思考許久,也只能想到書中提過的“黃粱一夢”、“柯沉斧爛”之類的故事。

    難不成她也像故事主人公一樣有了奇遇 ,這個夢其實是預知夢,她提前夢到了未來會(發fa)生的事情?

    想到這,慕秋竟是抿唇輕笑了下。

    說起來,她的身世比尋常話本還要離奇幾分。

    她原本出生于百年世家大族——陳平慕氏。

    六歲那年,帝都(發fa)生了一場非常大的變故。

    超過一半的世家大族都被卷入其中,有的滿門戰死沙場,有的滿門被砍了頭,慕家身在局中也(發fa)生了許多事情。

    一片混亂中,慕秋失蹤了。

    等她再被慕家尋到,已是九年後。

    這九年里,慕秋一直在和養父紀安康相依為命。

    養父紀安康是個平平無奇的揚州府獄卒,在獄里見多了骯髒事,卻還有著些微不足道的正義感,一年前死于緝拿江南大盜的雨夜。

    慕秋為他(操cao)辦完喪事,還沒琢磨清楚接下來生活要怎麼繼續,一開門就看見了慕家派來接她的管事。

    看著管事擺出的一系列證據,慕秋確定了他話中的真實(性xing)。

    畢竟她走丟時已有六歲,哪怕被養父收養時失了憶,身上還是留存有些許物件的。

    但在管事提出讓她抓緊時間進京後,慕秋拒絕了,態度堪稱(強qiang)硬地表示要在揚州多待一年。

    就這樣,她留在揚州,老老實實守了一年孝。

    今天正是她啟程赴京的日子。

    這麼一想,她做了預知夢也不是不可能。

    想著想著,慕秋靠著枕頭又(睡Shui)了過去。

    她做了一宿的噩夢,實在是困倦得很。

    只是這一覺並沒有持續很長時間。

    晨光熹微時分,暴雨方歇,院子里響起雞鳴。

    慕秋是被這陣嘹亮高昂的雞鳴聲吵醒的。

    她洗漱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煮了鍋滾水,送這只她忍了很久的公雞歸西。

    一大清早適合吃清淡些,慕秋把煮熟的雞送給鄰居,她只是拿雞湯下了碗雞絲面。

    吃過早飯,該收拾的也都收拾得差不多了。

    慕秋用衣物裹住養父的靈牌,背起行囊出門時,不忘給大門落鎖。

    鎖上之前,慕秋站在門口,視線一一掃過這處她住了十年之久的院子,仿佛要將這里的一草一木都烙在腦海里。

    “走了。”

    她這麼說著。

    就像這些年里,她每一次出門時說的那樣。

    唯一不同的是這次離開再回來,可能已經是很多年後。

    慕秋背著行囊,往巷子口走去。

    路上遇到熟悉的鄰里問她這是要去哪,慕秋笑著回道︰“出趟遠門。”

    繞過巷口,紅磚白瓦的街道映入眼簾,滿是人間煙火氣息。慕秋剛要邁步,一顆松果突然從對面屋頂彈射過來,不輕不重擊在她的行囊上。

    “慕秋!”

    屋頂上傳來女子清脆的聲音。

    慕秋仰頭,眉眼含笑。

    郁墨一身紅衣,正翹著腿抱劍坐在屋頂上,顯然已在此等候她多時。

    “下來吧。”慕秋朝她伸手。

    郁墨颯然一笑,從屋頂一躍而下,直接跳到慕秋身前,右手往下一壓,順勢牽住慕秋的手︰“走,我們去碼頭。”

    郁墨是慕秋最好的朋友。

    兩人年紀相仿,雖然脾(性xing)和家世都差異極大,但很合得來。

    如今慕秋要離開揚州,郁墨自然要趕來送一程。

    走在路上,慕秋問︰“郁墨,你了解刑獄司嗎?”

    郁墨︰“我听我父親說過。”

    本朝自開國來,就設立了刑獄司這一特權機構。

    刑獄司明面上的職責是監察百官,審理冤假錯案。實際是直接對天子負責、為天子肅清朝政鏟除黨羽的一把刀。

    隨著時間的推移,刑獄司處置犯人的手段越來越毒辣。

    京城眾人茶余飯後閑談時,都說寧可得罪王侯公卿,也莫要惹了刑獄司的一條狗。

    死未必是最可怕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有時候才最讓人恐懼。

    而這,正是刑獄司最擅長的。

    郁墨說的這些內容,慕秋也是有所耳聞的。

    听了一會兒,她問出了自己最為關心的一個問題。

    “你可知,現任刑獄司少卿叫什麼名字?”

    刑獄司少卿,就是刑獄司真正的掌權人。

    “這……”郁墨回憶片刻,“具體叫什麼,我有些忘了。”

    慕秋換了個問法︰“那你記得他的姓嗎,可是姓衛?”

    郁墨搖頭︰“這我倒是記得清楚。他姓楚。刑獄司自成立以來,都沒有過姓衛的少卿。”

    不是姓衛。

    慕秋剛想松一口氣。

    下一刻,這口氣就堵在了她嗓子眼,上不得下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