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而言之,很感謝你們的好心,但是我並不需要家人。[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西宮桃還想再說什麼,但是被禪院真依攔了下來。

    她這次的笑容不再那麼僵硬,聳了聳肩道︰“我無所謂。”

    利奧波德也松了一口氣。

    ——開什麼玩笑!一個馬甲怎麼可能有家人呢?!

    是的,利奧波德,這個棕色卷發的赫奇帕奇少年,其實只是唐納德•拉曼在摩金夫人長袍專賣店捏出來的一個馬甲。

    甚至于,他剛剛使用的咒語,都來源于唐納德•拉曼腦海里的魔咒之書。

    唐納德•拉曼,本是來自霍格沃茲的一名普普通通的斯萊特林學院交換生,原本是要到日本魔法所進行為期一年的交流學習,卻在路上出現了意外。

    或許是因為他早已習慣了使用飛路粉,可偏偏日本沒有壁爐、而他制作門鑰匙的經驗不夠,也從未進行過這樣超遠距離的傳送……總而言之,他成功出現在了日本,卻不是他想要到達的日本。

    你問為什麼?因為這個日本沒有魔法所啊!所有魔法相關的東西似乎都不復存在,他連英國魔法部都聯系不上,更別說聯系霍格沃茲或者是自己的導師了!

    還沒等唐納德繼續嘗試更加激進的方法來聯系巫師界,一個自稱魔法覺醒系統的存在就出現在了他的腦海內。

    魔法覺醒系統告訴他,這個世界已經因為意外和魔法界分離開來了,唐納德必須用盡一切辦法,提高霍格沃茲在這個世界的知名度,以此加強與魔法界之間的聯系,直到突破壁障,否則,由于巫師界的聯系愈發衰弱,受困于這個世界的唐納德也會逐漸失去魔力,淪為一個空有各種魔法知識、卻無法使用咒語的麻瓜。

    唐納德︰“……”

    唐納德艱難道︰“提高知名度?你當《國際保密法》不存在嗎?”

    系統安慰道︰“沒事的,反正你成功突破壁障之後,一切都會回歸原點,現在巫師界根本無從聯系,你就算違法也沒人能來追究你啊。”

    唐納德︰“你確定我能行嗎?”

    系統︰“我也會幫你的啊!我能抽卡呢!”

    唐納德︰“那你抽卡為什麼要錢啊!”

    系統言之鑿鑿︰“天底下哪里有免費的午餐?要是沒有我,你哪里來的龍?這都是別人捧著錢都換不到的東西!”

    唐納德︰“……就算我們現在有龍,可是我就一個人!要做什麼才能提高知名度到那個程度啊!”

    系統︰“你可以開馬甲啊!”

    唐納德︰“???”

    唐納德反應了過來︰“就算我是一個斯萊特林,也不代表我能成為伏地魔啊!”

    馬甲當然無法自行思考行動,除非唐納德分裂出自己的靈魂碎片投入其中,這才能遠隔千里和自己的馬甲建立聯系。

    系統鼓勵他道︰“你雖然別的不行,但靈魂很耐刀呢!別說分裂出八個靈魂碎片,十八個都綽綽有余!伏地魔怎麼能和你比?”

    唐納德︰“……”

    于是,利奧波德作為一個實驗品,就被唐納德投放了出來。

    此刻,唐納德因為第一次開馬甲,並不放心,所以遠遠地跟在馬甲附近︰他雖然不明白這個世界的具體情況,想寫劇本劇情也無從寫起,但是他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真假參半,做好人物設定,然後讓別人來推動劇本發展劇情,自己再隨機應變嘛!

    而現在,他對于利奧波德的設定,就是一個在日本初來乍到的霍格沃茲交換生,不過和他本人不一樣的是,由于他將澳洲蛋白眼幼龍的咒語卡設定在了利奧波德身上,加上知名神奇動物保護專家紐特•斯卡曼德是赫奇帕奇的學生,他將利奧波德的學院也設定為了赫奇帕奇,並出于保險起見,讓利奧波德成為一個無論是血統(英日混血)、出身(孤兒)還是性格(老實)都親和力強的角色。

    于是利奧波德繼續對西宮桃問︰“請問現在能帶我去魔法所了嘛?”

    西宮桃怔了怔︰“什麼魔法所?”

    利奧波德苦惱地想,又是國內外叫法不同嗎?可是學校名稱不應該吧?他想了半天,才說︰“就是你們的學校,我是來當交換生的。”

    西宮桃︰“哦哦哦,是這樣的啊!原來你是迷路了嗎?”

    利奧波德猛點頭︰“對對對!我完全找不到你們的學校……”

    禪院真依也有些發現事情的不對勁,皺著眉想︰難道真的是國外咒術學校的交換生?可是自己好像從來都沒有听說過這種事情。

    最終三個人居然就這麼和和氣氣地回到了京都。

    一路上,禪院真依和西宮桃在聊天過程中也對利奧波德有了些許了解,比如他們的學校叫做霍格沃茲,是英國唯一的咒術(魔法)學校,但是學校中分為四個學院,分別是赫奇帕奇、斯萊特林、格蘭芬多和拉文克勞。

    而赫奇帕奇的學院標志是獾,特點是老實忠厚。

    面對被扒了大半天消息還一無所知、一臉單純的棕發少年,西宮桃小聲道︰“的確老實忠厚……”

    禪院真依饒有興致地問︰“你們每個學院都有標志動物嗎?”

    “是啊!”利奧波德誠實道︰“斯萊特林是蛇,格蘭芬多是獅子,拉文克勞是老鷹,每個學院都有各自的特點……你們學校都不分這一些的嗎?”

    西宮桃隨口抱怨道︰“我們學校人太少啦,再分什麼學院,都沒人了!”

    禪院真依︰“……”這倒是大實話……

    利奧波德︰“好像是听說日本的巫師比其他國家少呢……”

    西宮桃︰“你們把拔除咒靈的人叫做巫師嗎?好奇怪啊。”

    利奧波德︰“什麼拔除咒靈???”

    三個人頓時停了下來,面面相覷。

    然而,這個時候,他們已經走到了京都府咒術高等專門學校的門口……

    “西宮和真依,你們回來了?”一個臉上有著一道疤痕、穿著巫女服的長發女人剛好也走了出來,疑惑地看向了利奧波德。

    “這位是?”

    利奧波德︰“………………”

    利奧波德尷尬地說︰“我如果走錯了的話,要不就……”

    西宮桃此時也顧不上庵歌姬的問話了,尖聲道︰“拔除咒靈就是你用十種影法術解決掉的那些咒靈啊!你難道不是咒術師嗎?!”

    利奧波德也崩潰道︰“我不知道啊!我只是順手幫個忙而已!你明明騎著掃帚,你怎麼可能不是巫師呢?!”

    庵歌姬滿頭問號︰“???什麼十種影法術?這個少年是禪院家的?”

    禪院真依頭疼地抬手向下壓了壓︰“等等、等等,你們幾個都冷靜一點……”

    最終的結果就是——

    樂岩寺嘉伸拄著拐杖,慢慢走到茫然無措端坐在榻榻米上的利奧波德身前,溫和地道︰“能不能請你為老頭子演示一下,你的十種影法術呢?”

    利奧波德這次警惕了一些︰“你說的十種影法術是指召喚咒嗎?”

    樂岩寺嘉伸“唔”了一聲︰十種影法術的原理說是召喚也並不牽強,而且十種影法術的原理也不是秘密,就是從異空間中將式神召喚出來,式神也並非憑空出現,而是需要經過各自調伏才能夠為己所用,利奧波德孤身在國外沒有經過引導,自己領悟出影子以外的媒介,也十分正常……于是肯定地點頭。

    利奧波德也想弄明白現在的情況,于是配合地拿出魔杖,念出了咒語︰“(澳洲蛋白眼幼龍)antipodean opaleye!”

    旋即,神秘而耀眼的龍形生物再次出現,比一個成年人還要高大些許的身體將身後的巫師整個籠罩在雙翼之後,它懶洋洋地環視一圈,然後才蹭到了利奧波德的身邊。

    利奧波德乖巧地向老人家介紹道︰“這個孩子叫做鉑麗!”

    樂岩寺嘉伸︰“哦……是你自己領悟出來的嗎?”

    利奧波德根本沒想太多就點了頭︰“是啊!”

    樂岩寺嘉伸夸了幾句“好孩子”,轉而道︰“你是禪院家的血脈,這一點已經無需懷疑了,只是我听真依說,你並不想要回到家族中……”

    利奧波德表情一僵,堅持地說︰“您會不會搞錯了?我真的沒有家人!”

    樂岩寺嘉伸只當他是年紀尚小,對于自己孤兒時期的經歷有些執著,所以也就並不多說什麼,只是建議道︰“既然如此,你也說是來日本進行交流學習的,不如就在我們學校暫留一段時間,也算是有個落腳之地。”

    利奧波德猶豫道︰“可是,我是要找日本魔法所的……”

    樂岩寺嘉伸耐心道︰“可是,日本並沒有什麼魔法所啊,或許是你弄錯了吧,我們在數百年前,的確有統一的咒術學校,但是卻早已分離成東京與京都兩所學校,你需要交流學習的話,也只能在兩所學校中進行選擇。”

    利奧波德將信將疑,最終點頭又搖頭道︰“我明白了……那我是否能夠去您說的東京……呃,東京學校?就是,我想了解一下……”

    樂岩寺嘉伸本來就是想拉攏這個什麼都不清楚的混血少年,才提出這個建議——畢竟他隸屬于總監部,與御三家其實也並不那麼同心同德,反而兩者四方都有些各自為政的意味在。

    所以一個掌握了十種影法術,並且抗拒回歸家族的禪院家的少年,拉攏到他必然是百益而無一害的——這也是他態度如此好的原因。

    然而這個利奧波德也並沒有那麼好忽悠,提出了了解東京立咒術高專的要求,樂岩寺嘉伸也沒有理由反對,于是說︰“也好,不過你可以先留在我們這里休整一番,過幾天就是姐妹校交流會了,今年的舉辦地點就在東京校,你正好可以一起去,不至于沒有人引導。”

    東京校和京都校的姐妹校交流會,其實就是比賽一樣的形式,進行武力交流,所以只要利奧波德是在這個時機和他們京都校一起去的,那麼東京校必然會直接將少年認為是他們京都校這一方的,不會多給什麼好臉色。到時候,利奧波德無意間被站隊,就算再了解東京校又如何,到底也只會灰溜溜地選擇京都校。

    利奧波德根本不知道這個老頭子心里的彎彎繞繞,還感激地對他笑︰“謝謝你,樂岩寺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