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小靳很喜歡地理,所以高中文理科分班的時候,她毅然選擇了文科。[Google搜索“書名+本站的名稱“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但到了高二,和地理老師深入長談了之後,她就後悔了。因為地質學相關的專業基本上都是理工科,招收文科生的院校非常少。

    不過地理老師看了一下盧小靳的數理化成績,覺得她要是在高中剩下兩年里努努力,先進大學,再轉專業或者修個雙學位什麼的,也不是沒有機會。

    所以盧小靳就拼了命的學習,別的女孩子到了高中都開始學化妝,打耳洞,打扮也朝著成年人模仿了,她卻像一個假小子一般剪短了頭發。沒有時間梳頭發,沒有時間去研究什麼時尚潮流,她一直在為自己的目標前行著。

    高考成績下來,她還拿了一個區文科狀元。如願以償地進入了地質大學,教授還是地理老師的師兄。

    這位曾教授早就听自己的師妹說起過這個學生,所以平時也特別關照她。再加上她能吃苦,成績也足夠好,在大二暑假的時候,他就帶著她出野外了。

    他們的目的地是位于渝貴川交界處的一片大山,這里馬上就要開始修建八縱八橫鐵路網京昆通道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同時,也是難度最大的一部分。

    因為喀斯特地貌,再加上大山環繞,這一段鐵路幾乎都需要打隧道,架橋梁。各種地質學專家,土木工程大佬齊聚于這大山深處的小鎮,為祖國的基礎建設出謀劃策。

    盧小靳第一次到現場,特別激動,看啥都新奇得很。不過現在工地只有幾個板房,還在做地質勘探等前期工作,並沒有太多人。

    “小盧啊,你先去鎮上的招待所把房間給訂了。不然到時候大部隊來了,咱們就只能住帳篷了。”曾教授來的時候沒有打通當地招待所的電話,所以他們的住宿問題還沒有解決。不過曾教授有一個姓何的同學在這里,是隧道總工程師,他說他可以安排,不過就是條件差點兒。

    曾教授經常跑野外,什麼條件都可以。但想到盧小靳畢竟是個女孩兒,又還沒畢業,還是讓她再享受兩年吧。

    這里還沒有通公交,只有附近上山種地的農民開著拖拉機路過。盧小靳站在路邊,遠遠就看到一輛拖拉機開了過來。她連忙揮舞著雙手,就怕人家看不見一樣。

    “妹兒,你也是來給我們修鐵路的啊?”老鄉倒是很熱情,不但停了車,還送了她一根苞谷吃。

    “我……,我只是實習啦。”盧小靳有點不好意思,她其實實習都算不上,只是來蹭經驗的。

    “你在哪個部門?”

    這時一個很好听的男聲響起,盧小靳轉過頭,才發現拖拉機上還有第三人。這個男人坐在一堆苞谷中間,灰頭土臉的,仿佛自帶迷彩,完全隱身了。

    她看不清他的臉,但听他的聲音,應該很年輕,不會是曾教授那種年紀的人。“我是曾教授的學生,是……,何工邀請我們來的。”

    盧小靳沒敢給自己安個什麼名頭,因為這個男人很明顯就是工地那邊的人。雖然看不清他的長相,但他攜帶的器材她卻看清楚了。隨便拎出來一件,都能買好幾個她了。

    “曾教授來了啊,他在山上嗎?”洪翼舟以前上學的時候旁听過曾教授的課,工作之後也因為何工的關系見過幾面,所以還算熟悉。

    “嗯,教授還在山上,我到鎮上招待所去訂房間。”盧小靳點點頭,突然意識到這男人是自己的師兄。

    “正好我也要去鎮上,我帶你吧。”洪翼舟咧開嘴笑了笑,露出了兩排大白牙。

    老鄉把摘下來的苞谷帶到集市上去賣了,洪翼舟就帶著盧小靳在狹窄的街道之中穿行著。今天趕集,周圍的農民都把土特產還有農作物堆到街邊,直接叫賣著。甚至還有好多人就沿著鐵路路基擺著攤,火車來了都不躲的。

    盧小靳是城里長大的孩子,只在什麼紀錄片里看過這些場景。她這里看看,那里聞聞,被當地的小吃勾得直流口水。可惜還有事情要辦,只能一步三回頭地看。

    “先把房間搶到手,等會兒我帶你來吃。”洪翼舟看著自己這個皮膚白嫩的師妹,就知道她沒來過這些地方。而且他也不覺得她會來這里工作,學地質的女孩子出路不多,但比起在大山里打十年的隧道,還是有很多更好的去處。所以他就盡一個地主之誼,請她吃點小吃,讓她這趟實習之旅圓滿結束吧。

    “謝謝師兄。”盧小靳開心得不得了,除了喜歡地理之外,她就喜歡吃了,人生再沒有其他的抱負。

    到招待所去訂了兩個房間,盧小靳就出門來等洪翼舟了。他要先去把裝備放好,然後才過來。

    伸長了脖子,盧小靳在人群之中搜尋著。突然,她看到一個帥哥在沖自己笑。又仔細看了看,她發現自己並不認識這個帥哥。長這麼帥,她看一眼就不會忘記的。

    那,他是誰呢?

    “師妹。”洪翼舟回到自己租的房子洗了個澡,把臉上的塵土都洗干淨了。還換了一身干淨衣服,畢竟要是去吃飯嘛。他也料到盧小靳也許認不出來了,所以就跑到她面前,咧嘴笑了笑。

    “啊,是師兄呀!”盧小靳一看他這大白牙就認出來了,她倒是沒想到,他長得這麼好看。

    雖然兩耳不聞窗外事,但帥哥她還是會看的。偶爾調劑一下心情,還是很重要的哈。

    “走,我帶你去吃這里特產的酸湯牛肉。”洪翼舟又帶著盧小靳穿過軌道,去到了集市上。

    這個小鎮位于渝貴川之間,飲食習慣也融合了川菜和貴州菜的精華。大山里物產極多,現在又是春天,還有各種菌菇,一桌子菜是擺得滿滿當當。

    盧小靳食量很大,讀書所需要的熱量是驚人的。但她沒想到,洪翼舟的食量也很可怕。

    洪翼舟當然也沒想到這個瘦瘦小小的師妹這麼能吃,所以吃到一半,他又加了兩個菜。

    “謝謝你啦,師兄。等你什麼休息再回學校的時候,我也請你在食堂吃一頓。”盧小靳挺不好意思的,這里物價這麼低,他們兩人都吃了兩百多。

    “行。”洪翼舟覺得這事估計很渺茫了,但他還是和盧小靳交換了電話號碼。就算他回不去母校,平時師妹在課業上有什麼問題,也是可以跟他討教的。

    道了再見,盧小靳就回了招待所。不過她的房間里多出來了一個室友,是這個項目的經理,丁雅。

    鎮上過得去的臨時住處只有招待所了,盧小靳的房間是個標間,再安排一個住客也是無奈之舉。

    盧小靳一點沒生氣,反而很開心,拉著丁雅問東問西,“丁總,要是以後我想要來你這個項目的話,有什麼要求啊?”

    丁雅有點意外,像盧小靳這麼年輕的小姑娘肯定都是想往大城市里跑的,她倒好,反而想跟著她鑽山溝。不過她還是給出了自己的意見,並且給她以後學業和研究的方向指明了一條道路。

    和曾教授一起在大山之中又待了幾天,他們就要返程回校了。曾教授很忙,不可能在這里耗一個暑假。而且實地他都看過了,有什麼問題,他可以和何工在線上討論。

    這幾天里盧小靳沒有再見到洪翼舟,想必他的工作也很忙。但她並不遺憾,因為她已經堅定了自己的道路。只要在這條路上前行,她就一定可以再見到他。

    倒是洪翼舟對這次偶遇有些戀戀不忘,因為他覺得自己不會再見到盧小靳了。她才大二,又是曾教授的得意門生。等到畢業肯定要讀研,到時候還有大把的單位可以讓教授去推薦。而自己這個大山之中的鐵道人,和她應該就只有這一飯之緣了。

    兩年後

    “在國慶之前必須把這一塊給炸咯,不然到時候天氣冷了,工程進度又要延後。”工長周明拉著洪翼舟,喋喋不休地說道。

    “我也知道啊,但物探雷達技術員一直沒到位,我也沒有辦法。”洪翼舟提著行李箱準備去市里找丁雅,她承諾在國慶之前給他安排好的,結果到現在人都沒來。

    擺脫了周明,洪翼舟下山到了鎮上,往火車站擠了過去。再過幾天就是國慶了,各個車站都擠滿了人。

    “麻煩,借過一下!”洪翼舟在人群之中穿梭著,哪怕他攀岩技術再好,此刻也只能一寸一寸地挪。

    “師兄!”

    突然他听到了一個聲音,但他並不認為這是在叫他。據他所知,沒有他的師弟要來這里。

    不對,這是一個女孩子的聲音,那應該是師妹。

    師妹的話,就更不可能了。

    “師兄!”

    聲音又響了起來,洪翼舟這次很確定是在叫自己了,因為聲音的主人還伸手拍了他的肩膀。

    疑惑地回過頭,他看到了那個和他有著一飯之緣的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