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诺丞没有任何?犹豫的接受了迈克尔医生迈保守治疗方案。

    从诊疗室走出来, 他给?孟灵拨打了个电话。

    深褐色的眸子宛若点了水墨的画清澈明晰。

    通讯器响了二十秒,无人?接听自动挂断。

    谢诺丞捏了捏通讯器按键,呼出一口浊气,他犹豫了三秒钟继续播打。

    他平时没有那么黏人?, 就是忽然想?跟她说说话。

    *

    钱波波为谢诺丞办理好住院手续。

    走入病房, 便见谢少?帅站在?不远处, 不厌其烦拨打电话。

    钱波波用手肘撞了撞正?忙碌发短信的雷铭, 眼角余光瞥了眼他和方韵的肉麻对话框。

    啧了一声:“元帅, 你不厚道。把军务留给?咱谢哥操劳, 自己却躲在?暗处谈恋爱?”

    雷铭手一哆嗦, 条件反射的将通讯器揣入兜中。

    重重咳嗽一声, 指着不远处不断拨打电话的谢诺丞,冷哼:“你谢哥那种状态是在?处理公务吗?睁大眼睛,用脑子看。”

    钱波波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露出个“没错”的表情。

    雷铭一巴掌拍在?钱波波蠢脑袋上:“你见过橙子处理公务一句话不说?”

    钱波波睁大眼睛:“那咱谢哥这是……精神失常,焦虑?”

    被胖波波蠢得一口气咽不下去, 雷铭脸色涨红。

    鄙视的瞥了眼钱波波:“你谢哥现在?这种状态呢,麻烦参考星网恋爱公开课视频。男o任性的给?自己忙碌中的alpha打电话呢, 他这是开窍!”

    这么一句重磅雷人?的话砸下来,钱波波惊讶的下巴差点掉下去:“元帅,你确定“任性”两个词用在?我谢哥头上,没有语病?”

    雷铭别开头,已经懒得搭理他, 掏出通讯器, 继续与方韵发短信。

    毕竟今天周末,他原本答应要陪她的。

    *

    孟灵在?办公室和陈启明商量了下试验步骤。

    刚从实验室内出来,通讯器几乎快被未接电话霸屏。。

    她拿起通讯器, 手指刚刚点在?屏幕上,通话忽然自动挂断了。

    孟灵眼底染了丝笑意,低头看了眼腕表时间,按照时间推算,谢少?帅的体检报告应该是出来了。

    大概明白男人?煲电话粥的目

    的,想?到他平时别别扭扭的性格,打了这么久电话都没人?接听。

    怕是已经不耐烦。

    孟灵费力的思考了下,如何?哄男人?。

    方法还没有想?出来,通讯器再?次亮了起来。

    孟灵唇角微勾,放下手中的曲线配比图,划开屏幕:“喂?”

    走廊口,谢诺丞点漆的褐眸忽然亮了一下:“灵灵,检查结果出来了。。”

    男人?的语气过于愉悦,隔着屏幕都仿佛能够看见他桃花眼弯弯的样?子。

    孟灵狐疑的问:“你……心情不错?”

    谢诺丞低低的嗯了一声,声音压的尤其低,安静的走廊上周围所有的嘈杂都被他那声含着浓郁荷尔蒙的男低音给?掩盖了去。

    孟灵耳朵被震了下,鼓膜震荡,眸色渐深:“是吗?说来听听。”

    按照雷铭提供的讯息,孟灵几乎能猜到男人?高兴的原因。

    他应该可以接受保守治疗。

    但是以目前星际医疗水平分析,抑霉素辐射患者?被完全治愈的可能约等于0。

    没能想?明白,男人?高兴的原因。

    孟灵下颌夹着通讯器,抽出钢笔在?图纸上,一边画融合香分析图,一边听他说明情况。

    通讯器另一边,谢少?帅声音既低又?沉,跟叫g似的,特别美?妙。

    “我最近一个星期会接受迈克尔医生的保守治疗,人?要住在?医院,你……每天和我打电话就可以了,不用过来。”

    孟灵嗯了一声。

    “保守治疗的成功率是百分之十。虽然不能完全治愈……”

    孟灵:“哦。”

    “孟灵,我想?问你……我今天心情不错。”

    孟灵:“听出来了。”

    谢少?帅顿了顿,没想?到她这么冷淡,热脸贴了冷屁股。

    他故意将声音压的更低了,低沉且穿透的音色不准痕迹的哼哼了两句。

    星网流行歌手低吟浅唱都比不上没男人?哼哼撩人?,孟灵没能绷住,笔尖戳破a4纸张。

    她摁下裙子中的大宝贝,特浓信息素的alpha对自己omega 的liao拨,原本就充满了qing略性。

    但是这个关键时期,她得忍忍,以后他们在?一起了,也需要规定下次数,否则以谢少?帅的体力实在?没办法维持可持续发展。

    孟灵遗憾的收回黄bao的想?法,

    一本正?经的说:“宝贝,别这么liao拨你的alpha。等我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青菜萝卜都会有的。”

    谢诺丞:“……”

    原本感动的一塌糊涂的谢少?帅,桃花眼上挑,眼尾勾了抹半是挑衅半是期待的弧度。

    “都给?我吗?”

    孟灵嗯了一声。

    谢诺丞又?说:“怎么给??”

    手中的曲线画错了弧度,孟灵索性放弃一心二用,扔掉钢笔。

    一手拿过手机,狠狠的磨了磨牙:“行了。医生说了什?么好事情?值得你这么开心。”

    男人?显然情绪波动比平时大得多,语气里?没有他一贯的懒洋洋。

    含了丝毫不遮掩的温柔与kewang,哪怕这抹温柔只有指甲壳大小。

    通讯器那头,谢诺丞缓慢的笑出声,醇厚的笑意渲染了清冷的眉目。

    他说:“孟灵,我爱你。”

    孟灵垂眸:“你说过了,不要转移话题。”

    谢诺丞:“但是我想?每天都对你说一句。”

    孟灵揶揄的揭穿他:“上回你跟我说,“我爱你”这句话矫情且无用,说一次已经是勉为其难。怎么又?改变了主意呢?”

    “你想?知道原因?”谢诺丞盯着屏幕,沉默了一瞬间,忽然说:“那就是我忽然发现你平时对我还挺节制的。”

    节制?

    孟灵眯着眼:“比如?”

    “比如上回你凶神恶煞用维生素c骗我分手的事情?”

    通讯器那头,男人?低沉的笑容越来越大,跟得了糖的顽童似的:“你原来这么早就喜欢我呀。不舍得打不舍得骂,避孕药也不舍得给?我吃。你看你都那么爱我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只爱你一个人?…等价交换。”

    男人?的语气及其欠揍,却又?透着丝紧张。

    孟灵勾唇:“哦,原来是这件事。宝贝,你呢,能不能对惊喜提高点儿档次?”

    谢诺丞憋住笑声,迟疑的问:“还有惊喜?”

    孟灵单手摁住的曲线图:“当然……你都埋怨我对你克制。作为你的alpha怎么也要满足你。。”

    *

    孟灵的惊喜,在?谢诺丞接受保守治疗失败的那一天,突如其来的降临。

    诺克医院vip病房。

    谢诺丞捧着一只包装精致的礼盒,将护士打发走。

    四下无人?,他伸手掀开礼盒

    ,出乎意料之外,里?头装着一瓶试剂。

    试剂上贴了一张纸条:“惊喜。”

    谢诺丞花眼弯了弯,心说人?都不来,也太敷衍了。

    然而修长的手指却将试剂取了出来,浅绿色试管下面,挂着一枚戒指。

    求……求婚?

    他的眼睛倏然睁大。

    病房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孟灵反手锁住开关。

    脸色惨白的跟个鬼似的,她斜斜的依靠在?门边。

    吊儿郎当的冲谢诺丞说:“您好,先生。您的萝卜青菜外卖已送达。”

    谢少?帅慢半拍的抬起头,惊喜一闪而逝,眯着眼捕捉到她苍白的面色。

    眉头狠皱了下,从病床上坐起来,无奈手臂挂着输液条。行动不便。

    谢诺丞抿了抿唇:“你脸都白成这样?了,来医院做什?么?”

    “你说呢?”孟灵撩了撩裙摆,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宝贝,先把试剂喝了。”

    谢诺丞的目光定在?她白色针织长裙支起来的人?字行状。喉头上下滚动。

    这会儿口干舌燥,仰头将手中的不明来历的试剂一饮而尽。

    但是身体却也没办法凉快下来,男人?喘了口气:“灵灵,你脸色不太好。算我求你,出去。”

    头顶挂着药瓶,谢诺丞伸手将针筒拔下来。

    他穿着条纹病号服,手背渗着血,企图将孟灵推送出去。

    孟灵黑着脸,不由分说的拽起男人?左手。

    掏出纸巾,狠狠的摁住了伤口。

    “孟灵,听我说现在?就出去,你的脸色很不对……你不害怕,我挺怕的。”

    男人?垂眼,空余的手指抚摸着她的脸颊,眼底是毫不遮掩的担忧。

    孟灵眼底蔓了丝笑意,手顺势环住男人?的腰:“不出去。”

    她指着自己支leng的裙摆:“出去就会被人?看见,我今天穿的是紧身裙,你介不介意……”

    男人?眼尾泛红,目不转睛的盯着,不受控制的点了个头。。

    眼角余光却在?触及孟灵惨白的皮肤时。

    忍住悸动,俊脸胀红:“……我和你一起回家咱们再?来,行吗?”

    男人?低低的喘着气,修长的脖侧腺体一突一突的。

    外强中干的撑着墙壁,孟灵戏谑的逗他:“这里?挺好的,床小,刺鸡。

    ”

    好说歹说都劝不住。

    谢诺丞黑了脸,急道:“这里?是医院!我是病人?!”

    男人?两眼软软的垂着,吼她的声音没有半分威慑力,跟狐狸似的。

    孟灵绷不住,噗嗤笑出声:“橙子,你现在?已经不是病人?了。知不知道你刚才喝的是药。”

    谢诺丞:“?”

    孟灵冰凉的指尖,沿着他的领口,顺势拨开他松松垮垮的衣服。

    大片苍白的肌肉线条暴露在?空气中,男人?身体一颤。

    孟灵盯着他的眼睛,唇角挂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刚才那瓶试剂叫融合香,根据你的信息素监测数据报告调配出来的融合辐射的香料。”

    孟灵顿了顿,见男人?不可置信的看她,垫脚亲了亲他的眼睛:“惊喜吧?我这个人?不做亏本买卖。作为等价交换。我呢,恐惧医院的病,宝贝必须帮我治治……”

    谢诺丞愣了足有十秒钟,他迟钝的反应过来,孟灵话中的意思。

    眼底漾了层波光,而后低低沉沉的笑出声,胸腔震荡。

    上前两步,用力的将孟灵紧紧的扣入怀中。

    重重的应了句:“嗯。”

    孟灵这个女人?…… 她有种能力。

    令他哭的能力。

    ————省略——————

    番外(一)

    一个月后,孟灵将维纳斯爱情的研究结果在?她与谢诺丞的世纪婚礼上,正?式对外公布。

    两人?婚礼举行地定在?海石星。

    这座被星际民众誉为“蓝宝石”的小型矿星,占地面积并不大,因矿星内百分之七十的地方都是大海而得名?。

    近些年星际高奢品牌旅游业逐渐发展起来。海石星因为其得天独厚的景色,一跃成为了高奢旅游星球之首。

    贵族上层圈的人?度假最喜欢的去处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年前,海石星忽然易主,只在?夏季对外开放旅游。

    海石星限游后,很多贵太太富二代扼腕。毕竟岛上一年四季景色不尽相同,尤其是冬天,海面结冰……冰滑起舞,雪海雾凇,几乎是神仙美?景。

    孟灵与谢诺丞两人?的婚礼地点对外公布后,不仅震惊了知情人?士,连云女士也惊动的打来了询问电话。

    众所周知,海石星的主人?身份地

    位神秘,而且极其不将情面,哪怕游客身份地位高,想?要在?规定时间以外的季节去旅游,无一例额外,全部被毫不留情的遣返。

    云莱担忧孙女结婚当天被遣返,闹出大笑话。

    不露神色的探了下孟灵的口风,谁知道那天时机不对。

    正?好赶上情人?节当天,,孟灵下班被研究院实习生塞了一盒巧克力。

    因为这盒巧克力,孟灵接电话的时候,谢少?帅正?一脸醋意的坐在?大biao贝上,心猿意马。

    野男人?又?凶又?横,lsp根本无暇顾及,嗯嗯啊啊敷衍了云莱女士几句,挂了电话。

    婚礼这天,云议长抵达海王星。

    一众政客上前迎接,莫名?其妙涌上来同时恭维。

    话里?话外,都是赞她对孙女宠爱有加。

    云莱听了几耳朵赞美?,才搞明白,这些人?以为自己将海石星这种高奢矿星送给?孙女当结婚礼物。

    准备了一百座普通矿星作为孙女结婚礼物的云女士,顿时脸上有些火辣。

    她虽然送给?孟灵不少?矿星,但是海石星是高奢矿星,她手中的高奢矿星也仅仅只有五座。

    不会轻易送出去,她没有送,便只有一种可能,谢诺丞给?的。

    云女士心情复杂,心说,怎么也不能让自家孙女吃软饭吧。

    云莱犹豫了一秒钟,回头打断忙碌接电话的云之浅。

    “你侄女结婚,你打算送什?么礼物 ?”

    云之浅庸俗的笑了下:“钱。”

    云莱嫌弃的要命,看了眼视财如命的女儿,不开心的问:“钱能给?多少??”

    云之浅从怀里?拿出智能计算器:“8888888888联邦币吧。妈,你说会不会太少?了,不然再?加个8,但是11位数毕竟不怎么吉利……”

    云之浅慢条斯理的从高定包内,抽出一张钻石卡,当着云莱的面,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转了十位数的联邦币。

    云莱见此,艰难的笑了下。

    “妈。你呢?”

    “我?”云莱垂眼,思考了一瞬,状似无意的看向侯在?一边的秘书:“一座……两座高奢矿星,毕竟你妈没钱。”

    此话一落。

    婚礼现场一众富二代震惊的眼珠子几乎瞪了下来,云家三代老小全是些凡尔赛本赛,

    *

    婚礼现场的骚动

    暂且不提,孟灵与谢诺丞直到婚礼快进?行的时候,才从化?妆间款款走出来。。

    男人?穿了件定制西装三件套,打了发胶的硬质发丝,垂下一缕,显得野性不羁。

    他半垂着目,行走的动作没有往日的干脆利落,两条逆天的长腿缓慢而不失优雅的行走在?地毯上。

    面部神色是无懈可击的清冷与骄矜。

    孟灵低笑了下,压低声音问:“宝贝,还能走吗?不然我抱你过去?”

    谢诺丞脚步微顿,桃花眼斜过来,眼尾未消的红晕跟钩子似,撞入孟灵杏眸中。

    “都看着呢。”

    谢少?帅一本正?经的抿了抿薄唇,见孟灵不说话,扰了扰她的手心,

    声音既低又?沉,透了丝哑音,放软语气说:“今晚……给?你抱……”

    孟灵眼底蔓了丝笑意:“逗你的……刚才才抱的,今晚就不来了。我们呢,要可持续发展,以后每个星期抱三次就够了。”

    谢诺丞见了鬼似的抖了抖,

    狭长的眼尾微眯,不悦的哼了声,盯着她的婚纱裙摆,顿了顿,危险的勾着唇:“我不够。”

    孟灵:……

    婚礼的后半场,男人?心不在?焉。宣誓的时候差点说错话,虎视眈眈的盯着孟灵的裙摆,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

    噌了噌,哑声说:“我要……愿意。”

    lsp黑黢黢的眸子暗了暗,抚着男人?的腰,不轻不重的拍了拍。

    “我也愿意。”

    台下众人?随之爆发出巨大的掌声。

    孟灵向前一步,站在?话筒中央。

    她一手拉着身边的男人?,笑盈盈的冲台下云莱女士鞠了一躬。

    阳光洒在?她的黑亮的杏眸中,上了淡妆的面容看起来比平日更添了份温婉与清丽。

    长发微卷,垂于胸口,透明的肌肤泛着莹润的光泽。

    她勾唇端庄的笑:“感谢诸位抽出时间参加我和伴侣的婚礼。身边这位男士很好,我很爱他。他也爱我。……我一直在?想?,身为他的alpha,是不是要给?他一份安全感呢?”

    孟天仙诙谐的摊了摊手,动作礼貌又?不失轻松,状似无奈的叹了口气:“坦白说,我娶了位过分优秀的男o。身为一位研究工作者?,我唯一能送给?他的礼物,只能是……”

    孟灵对台下花童示意,打着领结的小男孩将手中一管试剂递过来。

    谢诺丞心头一动,张了张薄唇,想?要说点儿什?么、。

    手心被孟灵似有所感的掐了掐,她牵起他的手。

    把试剂塞入男人?的手中,唇角含笑:“宝贝,它叫维纳斯爱情,送给?你。”

    英俊挺拔的男人?眼尾弯了弯,他原本戴着金属面具,骨节分明的手勾到面具边,缓慢的掀开。

    台下一片哗然。

    男人?却并没有搭理,他那双桀骜不驯的眼睛里?此刻只容得下孟灵一人?。

    谢诺丞向前两步,弯腰,气息不由分说的压了下来。

    薄唇一寸寸下落,停在?孟灵唇边,剔透幽邃的眸中涌了层滚烫的热意:“孟灵。”

    “嗯?”

    “吻我。”

    男人?眨了下眼睛,一滴泪从眼眶滚落。

    你把爱情送给?我,我将自己献给?你。

    ……

    番外(二)

    自从在?婚礼现场正?式公布了维纳斯爱情这款香料的研究成果。

    孟灵手头上工作越来越繁忙。

    星际制香师配香手法普遍不达标,真正?能够完全掌握维纳斯爱情萃取手法的调香师约等于0。

    然而维纳斯爱情这款香料的作用过于特殊,相当于抑制剂的是星际人?类生育历史的改革。

    大批量投入到市面使?用,才能够将香料作用发挥到最大。

    孟灵花了整整一年时间,重整了星际香料协会,将星际香料教材重新改编后,纳入大学选修课。

    而她身为新一任香料协会会长,兼星际研究院总院长,往往要联邦、帝国多个星球来回跑。

    以至于,在?这种频繁的忙碌中。

    孟灵得知自己即将拥有一个宝宝的时候,强行将养老乐呵的陈启明挖了出来,把带徒弟的任务甩手扔给?了老头子。

    联邦星际历3604年。

    维纳斯爱情正?式投入生产。

    谢少?帅因怀孕辞掉军部工作,公众纷纷表示挽留,在?年末议会总统选举中,他被各星地方政府全票推举为联邦史上第一位掌握军权的总统。

    谢总统上位第一天,星际任职典礼上,第一篇演讲叫《我住在?垃圾星》

    同年6月9日,谢诺丞从诺克医院生下一堆龙凤胎。

    男宝宝叫

    ,孟糯糯

    女宝宝叫,孟软软。

    —

    番外(三)孟糯糯笔记

    我叫糯糯。

    今年六岁了,我是个特别勇敢、能干的小男孩儿,从来不会像妹妹一样?撒娇将臭臭的爸爸强行留下来,哄我睡觉。

    今天晚上吃完饭,孟软软又?拽住爸爸哭哭啼啼,这个讨厌鬼娇娇弱弱的模样?令妈妈脸上笑容都没有了。

    然而这个家伙得寸进?尺,仗着人?小,企图爬上爸爸的腿,结果是……

    直接被妈妈拎着领子,扔了出去。

    只有我知道孟软软是有意的,果不其然,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晚上刷牙的时候,她故技重施将嘴唇磕破。

    笨蛋又?开始哭了。

    爸爸终于答应去孟软软房间哄她睡觉。妈妈回头看我:“糯糯要不要妈妈陪啊。”

    我高兴的抬起头,然而眼角余光正?看见爸爸轻飘飘投递过来的冷淡目光。

    我挺着小胸脯,高冷的哼了一声:“我们男o不能随便和女a一起睡。”

    说这话的时候,我有意无意瞪了眼孟软软,谁知道这家伙,很不屑的当着我的面,软趴趴亲了爸爸一口。

    妈妈显然看出了孟软软的小心思,上手将她从爸爸怀中抱过来,亲自哄睡。

    爸爸和我站在?走廊上,面面相觑。

    “走吧。爸爸哄你睡。。”爸爸心不在?焉亲了我一口。。

    我啧了一声,不太高兴的点了下头。

    我最近喜欢上了澳洲星的甜牛奶,今晚贪嘴偷偷喝了两杯。

    晚上被一泡尿憋醒了,上完厕所回来,发现门外竟然隐隐传来呜咽声。

    怪吓人?的。

    该不会是孟软软那个爱哭的女alpha 又?做噩梦了吧。

    身为一个勇敢的男o,我打算去关怀一下我这个娇滴滴的妹妹。

    于是我打开们,迈出小短腿。

    循着声音下楼。

    距离近,呜咽声就更大了些,我发现竟然是我那清冷又?严肃的爸爸正?在?哭。

    “爸爸。”

    一楼灯光太暗了,乌漆嘛黑,我拿着手电筒找过去,疑惑的喊了一句。

    沙发上的人?影仿佛凝固了一般,静止下来。

    令我意外的是,爸爸没开口,竟然是妈妈率先回答了我:“糯糯,你大晚上不睡觉,跑下来做什?么?”

    “妈妈

    ,我听见爸爸哭的好大声。”

    妈妈忽然笑了下:“宝贝乖啊。”

    爸爸又?呜咽了一声,这次声音既低又?沉,尾音都扭曲了些。

    我更奇怪了。

    探出小脑袋往前凑,爸爸忽然低眼,深褐色的眼睛跟豹子似的警告的看着我。

    爸爸好可怕。

    他冷不丁站起来,双手将妈妈也抱了起来,妈妈双腿kua在?他的yao上.

    “妈妈,你累了吗?”

    妈妈精神特别好的看了我一眼:“妈妈不累,爸爸累。”

    “那您为什?么要爸爸抱啊?”我是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小孩。

    “因为……”妈妈顿了顿:“我们女a都喜欢抱。”

    “真的吗?”我困惑的眨了下眼睛,爸爸眼尾泛红,一幅体力不支的样?子,仔细看,长长的白色衬衣下,西装裤都没穿好。

    爸爸累的裤子都忘记提起来了,妈妈还要他抱着。

    我第一次冲着妈妈做了个鬼脸:“难怪软软也喜欢被抱,爸爸都累的受不住了,妈妈你能不能自己下来,。”

    谁知道爸爸掀开眼皮,凉薄的斜了我一眼,喘了口气,声音奇怪的对我命令道:“孟糯糯,回去睡觉!爸爸给?你的军队作息时间,你难道要中途作废吗?”

    我脖颈一凉,怏怏不乐的嗯了一声。

    走得远了,还听见妈妈对我的鼓励。

    “宝贝,真棒。”

    爸爸又?呜咽了一声。

    啧,妈妈真奇怪,爸爸更奇怪!

    (全文完,晋江文学城首发。下本云之浅—《胖胖(女尊)》)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的专栏下一本女攻《快穿之替身女a[女a男o]》

    陆软软是个咸鱼,胸无大志,碌碌无为的alpha。

    人生最大的愿望是:躺赢

    但现实是个穷逼。

    被当成替身疯狂羞辱的那天

    陆软软怒了,强烈怨念驱使下。

    她得到了一个系统

    系统要求她穿成每一本abo追夫火葬场小说里头,女主替身。

    只要她能达成躺赢,就能在现实生活中实现愿望。

    陆软软:那还不简单,骗色骗钱,躺赢,干!

    可是后来。

    她忽然悟了,替身有那么好当吗?

    那需要用肾来还。

    *

    第一个世界:

    校草的替身恋人

    懒人陆:我不睡觉,求求了,我要学

    习

    第二个世界:

    佛修的替身炉鼎

    懒人陆软软:炉鼎没有休假日吗?求求了,让我打坐

    第三个世界

    霸总的助理替身

    懒人陆软软:求求了,工资不要了。

    第四个世界

    ……

    从快穿世界脱了一层皮,完成任务回来后。

    某日酒吧,陆软软偶遇原金主。

    金主身边跟着他的白月光,缱绻深情。

    那男人人高腿长,帅裂苍穹。

    他掀眸望过来,陆软软吓得缩了缩脖子。

    难怪她只能是白月光的替身。

    她没他强!

    感谢在2021-01-22 13:38:24~2021-01-22 19:04: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洛洛洛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苏慕暗 5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m.w.com ,请牢记:,.